暑假最火热的地方是哪儿?

  培训班?no!

  少年宫?no!

  那是哪儿?

  你先看看这张照片……

  你可能想不到,暑期各大医院的眼科,可能才是那个最火爆的地方。一个学期下来,不少家长都会例行带孩子去测一下视力,如果度数增加得多还得换副眼镜。

  昨天上午9点半,我来到位于解放路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眼科中心。刚一进门,就被扑面而来的人海给惊到了——连单纯地站立,都像是在见缝插针。打眼一看,身边尽是些带着孩子来的家长。有的看起来已经上初中,有的是小学生。

  孩子下半年上小学了

  这两天突然说看不清电视字幕了

  “爸爸,我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位子就没啦!”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半眯着眼睛抱怨道,看样子应该是刚滴完散瞳眼药水不久。

  虽然大厅里开着空调,但还是感觉到处都是热火朝天。

  分诊台的护士被家长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给不熟悉情况的人一一指路:“挂号在二楼。”“眼药水滴了吗?”“去二楼滴眼药水空一些!”“滴完眼药水再回来验光预检处检查。”……

  因为大厅里的人实在太多,大家都不得不提高分贝,一声高过了一声,不时还会传来孩子的哭声和大人的斥责声:“找你半天,你看都过号了!”

  排队、等待的众多姿态里,也各有各的焦虑。

  一位妈妈第一次带着儿子来验光,看着这阵仗,只好双手紧紧环住孩子的脖子,生怕他走丢。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孩子暑假结束就上一年级了,幼儿园大班体检的时候测了视力,当时他一只眼睛视力1.0,另一只眼睛0.6,我们也没放在心上,心想这么小的孩子也不会近视。但是这两天他说看电视字幕也有些看不清了,就带他来检查一下,毕竟马上就要上小学了,看不清黑板上的字总不好。平时暑假在家我们也管不到他,有时候电视一看就是四五个小时。可是说实话,我真的还没做好让他戴眼镜的准备啊!”怀里的孩子看看我,又看看妈妈,调皮地一笑。

  提前一天住在医院边上 

  凌晨四点半就来排队了

  从二楼挂完号再往上走,每一层都挤满了患者。没找到位子坐的家长,只能带着孩子跑到楼道里休息。

  欣欣和妈妈坐在三楼边的楼梯旁,母女俩前后坐在两级阶梯上。欣欣坐在第一级,往后靠着妈妈撒娇,时不时跑出去看一下现在轮到几号了。

  欣欣妈妈说:“为了抢个专家号,我们今天凌晨四点半就到了!为了早点来昨天还住在医院边上的旅馆,280块钱一晚。凌晨我们刚到挂号处的时候我排第二个,可是要挂的那个专家号已经挂完。听说其他名额都是通过App、电话预约什么的都约完了。只好加号加到了89号,现在已经等了六个多小时了还没轮到。不过我们也习惯了,因为每年一放暑假,我们就来浙二报到了。”

  一旁的欣欣有点羞涩地看着我,鼻梁上架着一副粉色边框眼镜。欣欣妈翻开几乎已经写满的病历本,上面贴着之前每次来验光配镜的视力记录。

  欣欣妈看了一眼女儿,继续说:“我女儿开学就四年级了,他们班级里40多个同学,起码有十几个是戴眼镜的。她这个眼镜是从幼儿园大班就开始戴了,之前有点散光,说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我们也没办法。但后来就因为一些不好的用眼习惯引起了近视,现在是散光加近视。”

  “每个学期结束,视力总会再下降一点的,医生也会建议过几个月来复查一次。去年这副眼镜花了1000多块钱,医生建议过一年又得再配一副,因为度数不一样,眼镜的厚度也不一样,而且这个年纪的孩子长得快,镜框会变窄,所以一年下来镜框镜片都得换。这几年下来,她已经换了四副眼镜了,加起来也有5000多块钱了。”

  为了不让欣欣眼镜的度数加深,家里也想过很多办法。欣欣妈说:“之前也戴过眼罩,因为两只眼睛度数差距有点大,我们就戴单边眼罩,锻炼那只不好的眼睛,但是后来两只眼睛视力都差不多了。我还给她买过那种‘神器’,在孩子写作业的时候杵在胸前,正好到她的下巴位置。弯腰就看不清字,所以她只能挺直腰板。刚开始还挺有用,后来她懒了,索性把下巴架在上面,背还是照样弯。手机我们已经很注意,不敢给她多玩了,但是眼镜的度数还是噌噌噌往上升。”

  眼科专家说: 

  越来越多的孩子 

  从学龄前就开始近视了

  昨天下午,我联系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眼科中心视光部主任倪海龙。倪主任说:“每到暑假初期和后半段,都会出现一个眼科就诊的高峰,一般在7月初到7月15日,8月15日到8月底,俗称‘两头尖’。特别像周一和周二,就诊量会接近2700-3000号,其中超过半数都是青少年儿童(指幼儿园到中小学学龄)。浙二眼科中心本身影响力大,常规的每天就诊量就在2000号左右,但大多是成年人。暑期阶段超出的1000多号都是来自于趁暑假来检查的小朋友,主要问题是中小学生的近视,少部分是幼儿园阶段的远视、散光以及相关的斜视、弱视。”

  在门诊大厅,我还发现了一些2-3岁的学龄前儿童,倪主任说:“一方面,是现在的家长很重视孩子眼睛的健康,在孩子两三岁时就带着他们来做常规筛查,这也是值得提倡的;另一方面,确实越来越多的孩子从学龄前就开始近视了。近几年来,也确实存在近视发病率逐年增高、程度越来越深,并且越来越低龄化的趋势。究其原因,主要是人们的用眼环境改变了,出去玩的时间明显变少了,室内的近距离用眼越来越多了。包括现在很多孩子大量的室内阅读书写,过多地用平板电脑来学习,放学后再上培训班等等,时间一长,眼睛没有得到适当休息,就很容易引起近视。”

  作为一名专长于青少年近视防控的眼科专家、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视光学组委员,倪主任建议:从幼儿阶段就开始保证每天足够多的户外活动时间,可多次户外活动累计每天2小时;要最大程度地减少近距离用眼,如阅读书写距离在1尺以上,每半小时要中断,起来走走眺望远方;有了近视,要重视矫正与控制,遵医嘱配适合的光学眼镜矫正或选择适合的控制措施,继续做好定期复查。

  浙大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眼科主任陆斌说:“暑期一开始,医院眼科的门诊量增加了约1/3。本来,暑假是孩子放飞、休息的时间,但现在却相反,孩子由于平时监管少,接触电子产品的时间比较多,再加上不少孩子还要参加培训班,这就对近视造成了更不好的影响。”

  在门诊中,他常会问:“你有没有时间去户外晒晒太阳、踢踢足球呢?” 可孩子们却总是抱怨:“没时间,我要去上培训班,做作业都来不及!”

  “所以我们经常劝孩子家长,孩子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应该带他们多出去走走。近视一旦发生,就是不可逆的,我们只能延迟它的发生时间,或控制它慢一点加深。暑期也应尽可能安排一些利于眼睛休息的训练和室外活动。”陆主任说。

  记者 张宇璐 通讯员 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