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岁的阿月(化名)静静地躺在手术复苏室,麻药效应过后,她睁开双眼急切的寻找医务人员:“医生,我的儿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阿月手术后刚刚苏醒)(阿月手术后刚刚苏醒)

  阿月刚刚做完一场手术,将自己的一只肾脏捐献给了24岁的儿子,与此同时,她的儿子正在不远处的手术室接受来自母亲的生命馈赠——肾移植手术。

  当天为这对母子进行活体肾移植手术的是树兰(杭州)医院寿张飞副院长,作为一位医生,他非常了解这位母亲焦虑的心情,手术结束后,他立即打电话给肾脏病科病房的护士长沈如芬,转告这位母亲:儿子的移植手术很顺利,她捐献的肾脏刚移植上去就发挥作用了,请放心!

  “当时,听到护士长传来手术室里的消息,我心里一直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只要儿子好好的,身体健康,我怎么样都可以的。”今天上午,正在病房休养的母亲阿月(化名)边说边露出欣慰的笑容,但一直湿润的眼角还是透露出她内心久久不能平复的激动,毕竟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四年了!

(寿张飞副院长正在为阿月母子进行肾移植手术)(寿张飞副院长正在为阿月母子进行肾移植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