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懿国懿

  世界杯如火如荼,精彩的比赛成为全民茶余饭后的话题,甚至在大学课堂里,老师把足球当成学术话题,从球队和国家文化,说到德国战车小组赛翻车,课堂上讨论得热火朝天。

  日前,浙大德国学研究所的国懿老师就在中国外交课和“德国懿志”讲座中,给学生们上了一堂和世界杯有关的课。

  今年39岁的国懿,是浙江大学外语学院德国学研究所的讲师,曾在德国留学,他现在浙大教授中国外交,这是一门通识课,各年级的同学都可以修读。

  国懿的课,只有选课时运气很好的“欧皇”(形容运气极好的人)才能选上,上课从不点名却座无虚席。他是北京人,被浙大学生亲切地称为“外院男神”,以9.93分(满分10分)高居“查老师”(浙大匿名评价老师的微信公众号)高分老师排行榜。

  在刚结课的中国外交课上,他不仅强调了“足球外交”在中国和拉丁美洲交往过程中的特殊作用,给学生们看了2014年世界杯半决赛“巴西队VS德国队”的比赛片段,他还联系正在火热进行中的世界杯,从德国足球队切入,畅谈德国文化。

  6月28日凌晨,夺冠头号热门德国队在与韩国队的比赛中,0:2惜败,80年来第一次小组赛被淘汰。和身边很多看好德国队的球迷一样,国懿也感到吃惊,“在世界杯开始之前,我发过一条朋友圈,当时比较看好的是德国队和法国队。本届世界杯,德国队不一定有夺冠的实力,但是小组赛就出局真的让人难以理解。上一次,德国队小组赛就出局的情况,还是发生在80年前。”

  1998年世界杯的德国队,是因为人才基础脱节,后备力量缺失,“1990年,德国队拿了世界杯冠军后,就开始吃老本,一直到2000年的欧洲杯都是如此。就算是这样,1998年的德国队也是在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才出局。”后来,德国足球重视走职业化道路,人才培养基础完善,新鲜人才不断往外涌现,“德国队的组成队员也都十分年轻,U17、U19、U21水平都不俗。”

  德国队这次在小组赛就被淘汰,他认为,比赛结果和预期出现如此大的落差,像是往常能考年级前50名的同学,突然落到了年级300名之后,“球员自身的心态以及球队整体的心态,都对比赛有着很大的影响。”一方面,在拿到了上一届世界杯冠军以后,运动员们年少出名,心态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浮躁,但面对卫冕之战,心理压力自然十分沉重;另一方面,把高水平运动员合理融合到一个集体中,发挥最大的效果,主教练勒夫显然做得不好,“反倒成为劣势”。

  德国队首战墨西哥队失败后,德国媒体报道称德国队在更衣室发生了冲突。在世界杯开始之前一个月,还未到德国国家队报到的厄齐尔和京多安,因为卷入一场“政治事件”(两人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赠送亲笔签名的球衣,并且拍摄合影上传推特,由于几年以来,德国政界以及主流媒体对埃尔多安的口诛笔伐,所以此举引发了德国国内的巨大指责),使得两人被大肆诟病。

  在德国队与韩国队的比赛中,厄齐尔创造了多达7次威胁球机会,却还是被一些球迷大肆攻击,甚至在负于韩国队后出现了和球迷互相辱骂的事件。

  但是国懿对德国队的技术水平还是十分认可的,源于他留学柏林期间的亲身经历。他与德国柏林赫塔足球俱乐部的销售部经理相识,大大小小的足球比赛看了很多,“德国队之所以踢得好,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高度的自律和投入的工作感。”相比较国内足球队封闭式的训练,德国队的走训更加考验队员们的自律。足球训练就是他们的工作,训练时按部就班,换球服、教学比赛、护理;结束以后就是开车回家,进行正常的社会活动。“走下赛场以后,在没有人要求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不抽烟、不喝酒,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和高度的自律。哪怕是在度假的时候,也是如此。”

  这样的课,很受学生喜欢。国懿告诉记者,当初开设这门课,是因为中国发展的过程中,外交中有很多正面经验与负面经验的反馈,希望能以老师的身份来把问题说清楚。此外,作为一名曾经的留学生,他愿意用自己的切身经历来给学生答疑解惑、启发学生,“做大学老师,要先让自己变得美好,才能够形成效仿能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