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人类精子库再度告急!”6月20日浙江省人类精子库发布微博,呼吁更多身体健康的青壮年男子奉献爱心,捐献精子。在网友的转发和评论中,调侃者、质疑者间或有之,但唯独缺少真正愿意的志愿者。

  “发微博也是无奈之举,此前一周来捐精的志愿者只有十几个。”浙江省人类精子库主任助理盛慧强表示,尽管精子库的库存还算无虞,但人数减少加之持续走低的精子质量,都让精子库的运营有些捉襟见肘。

  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一年要进行1300多个周期的供精人工授精和供精试管婴儿(一名女性一年内一般做1~3个周期)。精子紧缺的情况尽管比7、8年前要好得多,但依然要登上两三个月,才能分配到精子库的供精。

  近日,钱江晚报记者探访浙江人类精子库,深入了解了捐精的那些事儿。

  探访:

  取精室里布置简单,精液存放在液氮里

  万塘路是杭州知名的美食聚集地,在熙攘来往的人群和一干灯红酒绿的招牌中,浙江省计划生育大楼一身素色,冷清的门面反倒有些显眼。从大厅直上二楼,走廊右端的尽头亮着几道黄灯,穿过带有浙江省人类精子库标志的大门,除了墙上无处不在的“小蝌蚪”图片,整洁明亮的门厅和房间与寻常医院无二。

  精子库不算大,由一道感应门隔成两半。外面是2间接待室和6个取精室,而感应门里则是处于洁净区的实验室、外供室和储存室。对一般捐精志愿者来说,只有取精室是他们时常光顾的地方。

  走进细看,这间在“都市传说”里神秘无比的房间,其实再简单不过。六七平米的空间里,两侧墙上悬挂着“大尺度”的人体艺术照片,铺着一次性无纺布的沙发摆在墙隅,两侧是放着纸巾的小茶几和洗手台。简而言之,卫生是这里的第一追求。

  取精室外墙上的精液传递窗是与精子库实验室连接的通道,取出的精子盛入取精杯后就暂放在这里。实验室工作人员接收后会将其放入37摄氏度恒温箱,等待液化后会对精子的数量、活力、形态等指标进行筛查,符合标准的精子将会进行冷冻,然后送入储存室分类保存。盛慧强领着记者,打开了一个液氮罐的盖子,精子分门别类的保存在一个个小盒中,在零下196度的液氮里,它们足可保存数十年。

  储存在这里的精子有三大用途,一是将志愿者捐赠的合格精液,供给无法生育或有遗传性疾病的家庭;二是自精保存者,提前将具备生育力的精子储存起来,留待自己未来使用;三是用于科学研究。

  从2005年开办至今,浙江省人类精子库共接待1万余位捐精志愿者,储存精液标本超过7万份,帮助7000多个不孕家庭实现生育梦。“捐精有助于更好繁衍,是对人类健康事业的奉献。”尽管精子库这样呼吁,但真正愿意前来捐精的,仍是少数。

  稀缺:

  认可程度不高,精子质量下降

  一上午,精子库的玻璃门开开合合,尽管下着小雨,仍有十几位志愿者前来咨询、捐精。他们看着年纪不大,大多独身一人,来去间略低着头,沉默寡言。“告急微博发出后,还是有一定效果。”盛慧强说,这几天每天都有将近30人前来问询,相比之前多了将近一倍。

  在接待室里,正坐着一位戴眼镜的志愿者,这是他第一次来捐精,精子库首先要对他进行身份核准和遗传咨询。刷过身份证和指纹后,医生确保这位志愿者符合22-45岁之间,身高高于165公分,大专学历以上的基本要求。“近视超过600度了吗?色盲色弱有吗?传染病有吗?”几个检查下来,接待医生初步排除了志愿者存在的身体缺陷、传染病和家族遗传病史可能。接下来,符合初步条件的志愿者还将进行血液和精液的进一步详细检查。

  捐精的标准并不苛刻,但每年的志愿者却只有1000多名,其中又以在校大学生为主。“七成是大学生,剩下也多是刚工作的年轻人,30岁以上的都很少。”盛慧强表示,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思想更为开放,另一方面捐精需要分多次完成,大学生受益于富裕的闲暇时间,也方便往返捐精。“其实,我们也很欢迎已婚育男士前来捐精。”对精子库来说,有婚育史男子的精液,其符合供精标准的几率会更高。

  让精子库担忧的是,目前社会对捐精的认可度并不高。“我们和献血一样属于公益事业,待遇差的可就远了。”一名精子库的工作人员倒起了苦水,“献血车可以大大方方的开进企业校园,我们的宣传单却往往被拒之门外。”对于这档子事,仍有不少人羞于启齿,觉得上不得台面。

  除了观念尚未普及,精子质量下降对精子库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盛慧强举了个最近的例子,大学生小朱前几次来捐精质量都远超捐精标准,但最近一次却直线下滑,“一问,果然是最近几天都在熬夜玩游戏。”不光熬夜,久坐、不运动、频繁吃外卖等生活作息,甚至长时间使用手机,都会导致男性精子质量下降。

  “和2005年相比,男性精子数量下降了一半多。”浙江省人类精子库的统计数据表明,这13年来每毫升精液里的平均精子数,由1.3亿下降到了0.67亿;反映精子活力的平均前向运动精子百分比(即指会向前运动可能和卵子结合的精子),也由56.5%一路降到51.6%。受此影响,去年浙江省精子库的初筛合格率下降到了26%。不光是在浙江,邻近的上海市精子库最近五年精子合格率同样下降了15%,精子质量下降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换言之,每10个来捐精的志愿者,只有不到3人能最终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