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6月,小夫妻名下闲林的房产被拍卖,所得70多万房款,对于200多万的债务来说远远不够。

  依照担保人需要承担连带清偿的责任,“还钱”的担子就落到了姐姐身上。

  执行法官通过系统排查姐妹俩的资产发现,银行存款寥寥无几,可供执行的只剩下姐姐夫妻名下的这一套绿洲花园的房产。

  涉事房子要腾退

  但老俩口坚守两年不吭声不开门

  这次去绿洲花园,对于洪法官来说,是让她感觉最为轻松的一趟。

  之前去过好几次,明明透过猫眼看到屋里亮着灯,但是无论法官怎么敲门,里面就是不吭声不开门。

  长期居住的是姐妹俩的父母,一对年过八十的老夫妻。

  去年11月14日,法官依旧没有敲开门,他们在门上贴了腾房公告,留下联系电话,但是此后数月,无论老人,还是俩姐妹依旧没有出面。

  今年4月,拱墅法院开展过好几次集中执行,其中也有涉及到房产执行的,往往采取的是强制腾退。但是考虑到这套房产里面住的是老人,女法官不忍心。

  洪影和执行局副局长刘琰又去了一趟绿洲花园。这一回她们找了社区干部一起,由社区人员敲门。门终于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