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6万变成300万,陷入“套路贷”后,女儿发疯。走投无路的老母亲愤而报警……

  最近,一封感谢信送到了浙江省公安厅。字迹一笔一画,满满的感激。来信的是临安周阿姨,她要感谢临安警方,解救了她的女儿。

  她和父母的房产

  放“套路贷”的了如指掌

  原来,周女士的女儿明明(化名)在2016年想开家洗车行,缺启动资金。2016年7月,做小额贷款中介的孙某推荐了APP软件“飞贷”,贷款23万元,每个月支付利息加本金只需1.9万元左右,扣除点位费2.3万元,实际到手20.7万元。明明不知道,“套路”从这一步慢慢开始。孙某早调查过,明明有一处房产,而且其父母名下还有房产,家境较殷实。

  由于经营不善,明明的生意慢慢入不敷出,2016年10月12日,在孙某的引荐下,明明向开设小额贷款公司的阿彪借款。阿彪跟明明说:“无抵押、零存款,我们只需要身份证就可以借款。借款10万元,借款10天利息1.2万元。”——借10万元只能到手6万元,借款合同的金额是15万元,借款10天,利息1.2万元,还要家访费、中介费、保证金3万元等各种条件,明明还是借了。

  借款一周还没到,阿彪再次联系明明:“你还能还上吗?要有困难我帮你推荐其他贷款公司。”没钱还的明明又和新的贷款公司老板娘朱某某借了钱。

  半年内,明明以“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反复向20多家公司借贷,欠债300余万元。其间,明明还与贷款公司老板娘朱某某签订了10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彻底沦陷。

  她被暴力催债

  患上抑郁症狂躁症

  由于明明已无法按时还款,对方以合同上的借款金额向法院提起诉讼,还要明明将其名下的房产过户抵押,但由于缺少相关证件房子一直未过户。

  根据明明留下的通讯录信息和家庭地址,对方开始不断短信电话骚扰明明的父母和丈夫,更是经常纠集多人上门暴力催账。

  在阿彪的威逼利诱之下,明明签下了3张10万元和数张5万元的借款合同。到了2017年4月,阿彪以同样的方式威胁明明,将明明关在车内对其拳打脚踢并威胁其签下了100万元的欠条。

  “那次被打之后,女儿回家就一直哭一直哭,连着哭了好几天……”周阿姨说,那次之后,女儿精神开始崩溃,曾两次试图自杀,均被家人化解,经医院诊断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和狂躁症。

  为了摆脱债主的追讨,明明的母亲变卖家中一处房产得款140余万元,又凑了60余万元,总计200余万元还给债主,但还有100余万元无力偿还。

  “现在我们还要陪女儿经常去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治疗……”周女士再度哽咽。

  临安警方成立专案组

  30名嫌疑人悉数落网

  走投无路之后,周女士报警。临安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锦城派出所副所长姚海韵说,他们两次赴上海学习“套路贷”办案经验,还邀请上海市检察院的“套路贷”案件专家到临安上课传授案件办理和调查取证的经验。

  “套路贷”案件办理的关键是受害人的证人证言以及资金流动情况。

  根据明明的身体情况,专案组民警前后10次上门或到医院为明明制作了长达上百页的受害人笔录,通过分析研判理清资金流向,确定犯罪嫌疑人制作虚假流水的犯罪事实。

  经过深入调查,专案组将以嫌疑人朱某、吴某、陈某、孙某为首的团伙成员30人纳入侦查视野,今年3月15日凌晨,临安警方组织警力125名,兵分10路对前期确定的嫌疑人办公地点和住处开展统一抓捕行动,成功打掉了这个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虚假诉讼、非法经营、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套路贷”犯罪团伙,成功抓获包括朱某、吴某、陈某在内的违法犯罪嫌疑人30名,捣毁窝点8处。

  目前,朱某、吴某等3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逮捕,涉案车被依法扣押,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受害人明明的身体情况也在慢慢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