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法院,真是救了我一条命!”看着原告在自愿放弃的《和解承诺书》上签名,作为被告的张燕(化名)不禁眼眶发红。

  这份确认书意味着她不用再背负前夫欠下的近3000万元巨额债务,终于可以回归自己的正常生活。

  今年1月,张燕发现自己名下一套房子被查封,这才发现自己在4个月前因前夫欠债3000万元而被告上法庭,随后张燕因缺席一审被判支付近3000万元债务。对巨额债务不知情也未受益的她随即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

  6月19日,在法官的调解下,原告签下确认书,不再向张燕追讨其前夫所欠债务。

  记者了解到,这也是今年1月《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修正以来,宁波此类案例再审后获得成功的最大标的额案例。

  离婚快4年

  宁波女子被判支付前夫近3000万债务

  40多岁的张燕是宁波人,她是2010年和前夫刘强(化名)认识3个月后闪婚的。当时,两人都是再婚,在婚姻介绍所认识。虽然男方比张燕大10岁,但考虑男方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两人又都想要个孩子,就匆忙登记结婚了。

  张燕说,婚后两人努力了一年依旧没有孩子,感情开始慢慢变淡,男方也经常不着家,后来就分居了。3年后,两人最终不欢而散。离婚后,因为没有孩子,经济上也没有瓜葛,双方不再联系。

  然而,就在今年1月,张燕名下的一套房子被法院查封。她这才知道,去年5月自己和前夫被人告上法庭,要求支付上一段婚姻期间前夫所欠的债务,本金1650万加上利息近3000万元。

  当时因张燕未收到法院传票而被缺席审判,法院根据《婚姻法》第24条规定的“债权人就婚姻关系续存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权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认定这3000万元为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并支持了原告的诉请。

  “知道这件事后,我三天三夜没有睡觉,真是欲哭无泪”,张燕告诉记者,从法院的判决书上,她才知道,前夫曾在2011年底到2013年向朋友李伟(化名)借款1850万元炒股,后在2014年还了李伟200万后就消失了,再也联系不上了。

  再审认定女方从借款中受益可能性比较小

  双方庭外和解,原告自愿放弃追债

  前夫借钱炒股,完全是在张燕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她也从来没花过一分,不甘心当“背锅侠”的张燕向宁波中院提起再审。

  前天早上,在经历了近半年的审理后,原被告双方再次来到法庭,这一次张燕等来的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原被告双方在法庭签订了《和解承诺书》,原告自愿放弃向张燕追还3000万元的诉权,并撤销了因该案对张燕个人涉案财产的保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