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刚(化名)今年47岁,对于一个上头有五个姐姐、坐拥家族企业、又小有生意天赋的他来说,一个男人最美好的20年,因为跟毒品打上了交道,过得狼狈不堪。

  见到林刚是在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他是2016年11月进来的,马上就满两年可以出去了,“真的不想再碰了”。

  上世纪90年代在开放的南方迪吧里,他吸上了第一口

  林刚的出身令人羡慕,上头有5个姐姐,他的出生,无论对于父母还是姐姐们来说,都像一件至上的礼物。所以从小到大的宠溺是可想而知的,人到中年的他也说,嗯,父母阿姐都蛮宠我的。

  林刚家在海宁,父亲是比较早办企业的那一代,家族企业生产面料、皮革、精编以及彩灯,接下来顺理成章的,5个姐姐和林刚都在自家的企业里各负责一块。

  20多岁时,林刚不喜欢做生意。为了让他远离老家吃喝玩乐的圈子,父亲和姐姐一咬牙把他送到了企业驻广东的门市部。广东门市部主要负责家族企业的彩灯销售到香港,林刚过去后,照样玩,那边的经理也只能默默地当来了个少爷。

  在上世纪90年代,把一个贪玩、不差钱、自制力又不强的小伙子送到更为开放的南方,这是林家最大的痛。

  广东的朋友圈带着林刚出入迪吧,在那里,他吸上了第一口海洛因,海洛因跟其他毒品不一样,吸了以后,原本闹腾的年轻人突然只想懒懒散散、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在喧闹而缭乱的世界里,那样的感觉真好,那一年,林刚27岁。

  原本三天一吸,后来一天一吸,上瘾以后,林刚也不大出去玩了,就喜欢猫在家里为了这一口。

  两年后的一天,事情终于被海宁的家人知道了,林刚现在回忆,即便伤心惊慌到极点,父亲也没说一句重话,父亲在电话里说:广东的生意暂时不需要你了,你先回来吧。到了海宁老家,父亲和5个姐姐都等在那里,林刚就知道自己的事情曝光了。

  但是,姐姐们也依旧只是好言相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