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再辛苦,他也坚持四处奔波为妻子求医问药,毫无怨言。

  作为丈夫,他无疑是体贴的。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他们还是为瘫痪在床的母亲每日端茶喂饭、洗脚擦身。

  作为女儿、女婿,他们着实是孝顺的。

  但就是这样的他们,给自己的妻子、母亲送上了致命的毒药。

  “送走”了至亲,也把自己送上了法庭。

  法槌落下,案件尘埃落定。

  也许,检察官的公诉词和法官的寄语,是这起案件最好的注脚。

  “帮我买点老鼠药,

  我不想活了!”

  6月12日,是张祥杰(化名)等3人故意杀人案判决生效的日子。

  这一天,台州市路桥区检察院公诉部检察官马胜利手握电话良久,最终还是拨出了余兰(化名)的电话号码。

  余兰是张祥杰的妻子,也是此案的另一名被告人。同为被告人的,还有余兰的爸爸余勇(化名)。

  马胜利知道,判决生效,就意味着这一家人要离开他们生活了十几年的路桥,回老家湖北去接受社区矫正。

  但他有些不放心,怕他们在缓刑期间再做错事,“一定要遵纪守法。缓刑考验期内,打牌、赌博,这些都不可以;告诉张祥杰,喝过酒后不能开车……”马胜利在电话里细细叮咛着余兰。

  余兰1989年出生,读书只读到小学三年级。

  15年前,她和妹妹一起,随父母来到路桥。那时姐妹俩还小,虽然父母打工赚钱辛苦,但一家人在一起,生活充满希望。

  两个女儿渐渐长大,各自成家。

  余兰的妈妈冷燕(化名)却日渐消瘦,经常头晕、关节疼。家人以为她患的是风湿,但药吃了几年,冷燕的身体不但没好起来,反而越来越弱。

  两个女儿不放心,带她去北京检查,这才知道妈妈患的是“系统性红斑狼疮”,还伴有脑梗、类风湿关节炎等。

  打工的收入微薄,但一家人还是把大部分收入都用在了冷燕身上。

  杭州、北京、武汉……医药费花去了十几万元,但冷燕的病却越来越重,头脑迷糊、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