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护士成了“临时妈妈”

  “孩子出生后,口唇一直青紫,经心电监护发现,血氧饱和度一直处于较低水平,经体检发现,心脏有杂音,紧急联系超声科行心脏超声检查,提示‘完全性心内膜垫缺损’那天从早到晚,多个学科一路绿灯,终于弄清楚病情。”章樱说,整个治疗过程并不顺利,面临心脏因素,喂养因素及各种并发症,危险还时不时猝不及防发生。有一天上午,患儿突然出现呼吸暂停,经过一系列的抢救,终于缓了过来。

  可需要妈妈的时候,像特殊检查、治疗抢救时签字,只能由医务人员代劳,担责了。

  “亲人不在,爱,我们给予。”主任医师张勤、副主任医师周琴、章樱、护士长任小芹等10名医生与护士当起“临时妈妈”,她们在常规医疗服务外,给予这名“特殊”患儿尽可能的生活照护与情感慰藉。

  宝宝出暖箱了,并可以脱氧状态下,维持稳定的血氧饱和度,喂养也渐渐从早期的鼻饲喂养到经口喂养。

医生护士利用休息时间抱抱不幸的小宝宝医生护士利用休息时间抱抱不幸的小宝宝

  “我都会跟她讲讲话,虽然她听不懂,但会感觉有爱在。比如她顺利喝完了奶就夸奖‘今天表现很棒哦!’。”护士潘泽红说,刚开始经口喂养吃得很慢,我们就抱着哄着喂,一来二去竟“宠”出毛病,吃奶时非得让抱着,一天好几次都得这样;大一点,小床呆不住了,一看到熟悉的脸庞,她就挥舞小手,求抱抱。好在“妈妈”多,总有人会忙里稍有闲。

护士们为宝宝洗澡护士们为宝宝洗澡

  “满月,一般家庭都重视,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不让这宝宝太孤单。” 护士长任小芹说,给宝宝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换上新衣服,将各自带来玩具放在床头。 妈妈们围在小床周围,轻声表达祝福,希望能健健康康地成长,同时大家心如明镜,揪心,还有不少坎坷等着弱小的生命,比如长大些还得做心脏手术,何时才有温暖的家庭。

  经过近3个月的精心照顾和治疗,宝宝病情稳定了,体重已达4400克。“宝宝离开医院,有那么点不舍,但我们清楚,只能帮到这儿了!一来病情早已符合出院要求,此外新生儿监护室只有这么几张床,住着势必影响危重病患儿收治。”章樱动情地说。

医务人员抽空轮流陪患儿医务人员抽空轮流陪患儿

  根据相关规定,宝宝被送到了儿童福利院,从3斤多的早产儿,变成9斤重的健康宝宝,临时妈妈们花费了3个月的心血,医院承担了6万元的治疗费用。

  专家喊话,多想想孩子吧

  “相比早些时候收治类似的严重患儿,这个女宝宝中’毒’不算重。”浙江省人民医院儿科主任罗晓明回忆道,有个男宝宝,当时情绪特别激昂,不停地尖声地啼哭,哈欠不断,并呼吸急促,四肢不时颤抖,有惊跳和间歇性抽搐。头颅核磁共振检查,脑室周围有点状出血。

  凭着职业的敏感和以往的经验判断,宝宝的一系列表现很可能是毒瘾发作。经向孩子的父亲追询证实,患儿母亲果然在妊娠期间有吸食毒品的经历,并已产生了依赖。

  刚出生的宝宝就得接受“戒毒”治疗,待戒除毒瘾后方可出院。当时,看到患儿撕心裂肺般哭闹,孩子父母伤心懊悔不已,泪流满面,医生护士心里也不好受。

  妈妈妊娠时吸食毒品,宝宝为何也有毒瘾?罗晓明解释说,婴儿在母亲体内发育时,毒品的成分通过脐带从吸毒母亲的血液输送给婴儿,使婴儿形成了依赖,染上了“毒瘾”,出生后,因母体中断了毒品的供给,所以婴儿就出现了戒断反应,有毒瘾发作时的症状,医学上称之为“新生儿戒断综合征”。由于吸毒孕妇分娩的婴儿多数是低体重儿或早产儿,相对都比较脆弱,猝死率是一般婴儿的2—4倍。需要提醒的是,吸毒的产妇若不戒除毒品,也不能喂母乳,以免毒物通过乳汁进入婴儿体内。

  罗晓明说,据报道,我国吸毒者中年龄在17~35岁的近八成,其中的女性多为育龄期或将要进入育龄期的妇女。女性使用毒品不仅严重损害自己健康还可能会给子代造成严重的危害,包括发育缺陷、生长迟缓,智力障碍,甚至死亡等。除此之外,子代还易患与吸毒有关的传染性疾病,如肝炎、性病、艾滋病等。因此,为了自己健康也多想想孩子,远离毒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