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检察院对一起组织淫秽表演、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案件提起了公诉,串联起这些淫秽表演和淫秽物品的,是一个叫“蜜播”的直播平台。

  “蜜播”直播平台隶属于杭州一家网络公司,创始人是孙某,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期间,孙某聘用了王某、张某、谭某,还通过陈某招募主播,不仅由主播在直播平台上进行在线淫秽表演,粉丝还可以通过送礼物的形式,加主播微信、QQ,获取一些淫秽视频。

  小余就是其中一名主播。她是杭州一所大专院校大三的学生,单亲家庭出身的她家庭条件一般,觉得“这个赚钱容易也来得快”,一不小心就入了坑。

  2017年3月份,经过朋友介绍,小余了解到了蜜播平台,于是下载了一个“蜜播特别版”APP软件(ios版本)。经过“观摩”,小余发现“蜜播”上面的女主播,大部分主播都是在做黄色的直播,有露点的、也有“闪现”。她觉得这个平台尺度比较大、人气很高、粉丝也多,就想借助这个平台赚点小钱。

  小余说,起初平台老是封她的号,有时候甚至一天就封一次,频繁被封号导致小余没有办法正常直播。于是她就联系了蜜播公司,客服让她找公司的运营主管“张大大”,他主管运营这块。

  小余在QQ上加了这个“张大大”,在“张大大”的引荐下,小余加入了一个叫“蜜播加菲猫家族”的家族,还加了家族长“兔子”姐姐的微信,“兔子”姐姐承诺进群后如果小余账号再被封,可以帮她免费解封。

  自从小余被“兔子”姐姐拉进了一个微信群后,就一直没有被封过号。

  小余在“蜜播”的直播开始了。有时候游客(粉丝)会让小余“开车”,也就是在直播平台上用挑逗的语言吸引游客,这样赚钱会更快。而当游客支付了一定的礼物(一般都是送了香奈儿包包)之后,主播就会给游客微信号码。

  游客可以通过平台充值,转换成虚拟货币,购买礼物,例如一个香奈儿包包价值人民币12、13元左右,游轮价值50元人民币左右,最贵的礼物价值100元人民币左右。

  只要是刷礼物加小余微信的游客,她都会给他们一两个“惊喜”,“惊喜”就是黄色小视频,有平台主播自己拍的,也有从其他渠道得来的。

  平台上的游客刷礼物的钱,主播和平台按照主播三平台七分成,一个多月时间,小余一共拿到了差不多5000元的样子。

  另一名主播小杨原本就是有一定粉丝基础的主播,被平台“挖”来吸引流量,而小杨本身就是一个靠性感闻名的主播。

  据悉,从2017年1月至3月,有主播人员(身份不详)通过“蜜播”平台开展淫秽直播18场,其中小余在2017年3月至4月份期间,通过蜜播平台刷礼物加主播社交软件的方式,使用其手机对外发送淫秽视频50部(1393人次);小杨在2017年2月至4月期间,通过蜜播平台刷礼物加主播微信、QQ等社交软件的方式,使用其手机对外发送淫秽视频34部(53人次)。

  4月23日,滨江检察院对被告人孙某、张某以组织淫秽表演罪、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提起公诉,对被告人王某、谭某以组织淫秽表演罪提起公诉,对被告人陈某、余某、杨某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提起公诉。

  5月24日该案开庭审理,法院将择日宣判判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