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有不如意。

  11岁的小佳(化名)每天去上学,书包里除了书本,还得装上七八片尿不湿。有一次课间拿尿不湿想偷偷去换,被同桌男同学看到,小佳红着脸说:“我生下来就是这样的。“

  在六一儿童节刚过去,小佳有个心愿:要是不用再带着尿不湿去上学多好啊。

  她出生后,每一块尿布都是湿的

  小佳是杭州建德人。小佳的家就在一个山脚下,空气清新,环境幽静。

  2007年初,小佳来到这个家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高兴得合不拢嘴。可出生回家一周,小佳突然发烧了,不吃不喝,整天迷迷糊糊地睡觉。爸妈抱到医院,医生说细菌感染了。治疗几天后出院,医生说:“婴儿屁股有点红,你们回去注意一下。”果然,奶奶发现小佳每一块尿布都是湿的,没有一次是干的。

  养到三个月时,又发烧了,炎症,住院,回家,又发烧,又去医院……奶奶说,别人家生了孩子都是高高兴兴的,我们家是一直在哭。

  后来,建德的医生建议到大医院去检查一下。检查结果显示:小佳的输尿管不进膀胱。7个多月时,小佳在浙江某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10多天不能动,小佳都被绑在床上。

  出院那天,妈妈把小佳抱起来,发现裤子又是湿的。医生再次检查说:“小佳的膀胱没有功能了。”

  每天带着七八片尿不湿去上学

  自那以后,小佳每日与尿不湿相伴。整箱整箱的尿不湿往家里运,白天换七八片尿不湿,晚上两个尿裤。

  上幼儿园时,为了少麻烦老师换尿不湿,奶奶早上都不给她喝牛奶,生怕到了幼儿园就要换。有时老师忘了换,裤子湿透了,尤其是冬天,经常感冒发烧。

  到了小学,小佳自己会换尿不湿了。每天早上去上学的书包里,除了课本,还有七八片尿不湿。一天,她要换的尿不湿一般是6片,以防万一她会多带一两片。

  “这样的事情当然不想让同学知道。”小佳说。每次去换尿不湿,她都是偷偷从书包里摸出来尿不湿,塞进肚子的衣服里,有时衣服太小就塞裤腰里跑去厕所。尽管这样悄悄的,还是被两位男同学撞见拿着尿不湿去厕所。

  一天24小时都穿着尿不湿,夏天最难过。经常两条腿发红,疼,痒,路都没法走。课间去换尿不湿,一瘸一拐,好在小佳有几个女闺蜜很护着她,会扶着她一起去,会帮她在同学前掩饰。

  因为每天穿尿不湿,家里用来消炎的金霉素药膏没有断档过,每次洗完澡都要抹一下。

  “用过的尿不湿都可以堆成山了,要不是现在垃圾集中处理当天运走,如果像以往那样堆在村周围,我家用过的尿不湿都可以堆好几座山了。”奶奶说,家里赚的钱很多都花在尿不湿上了,而且由于炎症,小佳也比别的孩子容易感冒发烧拉肚子。

(小佳用的尿不湿)(小佳用的尿不湿)

  11年的等待,终于带来了新希望

  一年一年,小佳的爸妈不知道去哪里看病,找不到医院能治女儿的病。

  去年底,根据杭州市“百千万”蹲点调研活动安排,杭州市交投集团在建德开展调研,走访到小佳家,了解到小佳遇到的“寻医难”。

  杭州市交投集团将情况梳理并上报到了市“百千万”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事引起了市“百千万”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高度重视,领导小组办公室立刻与杭州市儿童医院联系,并将小佳的病情档案转到了市儿童医院,经过院长和多名专家会诊,建议去北京儿童医院接受治疗,并帮助联系了北京儿童医院的院长和相关专家,专家迅速就小佳的病情进行会诊,并及时安排了手术时间和方案。

  今年3月,小佳去北京儿童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5月,又去北京进行了复查。杭州市交投集团“百千万”蹲点调研小组在小佳北京复查回家后,第一时间上门慰问与回访。

  小佳爸爸说,手术将小佳的尿道改道,改从肚子出来,在肚脐眼下方开了个洞,每隔两三个小时用吸管把尿导出来。即便如此,也已经比以前情况大有好转,并一再感谢杭州市“百千万”活动给了她年轻生命的一次转机。

  杭州市交投集团“百千万”蹲点调研小组表示将继续跟踪关注小佳的情况。

  前几天,我在家里见到了小佳,眉清目秀,眼睛大大的,只是身体显得有些单薄。奶奶说,这学期因手术及康复休学了。

  在墙壁上,看到了小佳的很多奖状,有书法比赛的、跑步比赛的。

  “你跑步很快吗?”我问她。

  小佳摇摇头轻声说:“我跑不过他们的!”

  奶奶说,因为这个病,小佳自小体质很弱,倒是短跑挺快的,可能爆发力还可以,60m、100m比赛都获得了第五名、第六名。

  在家三个月了,小佳想同学、想学校了。虽然发着高烧,书包却一直放在身边,时常拿出书本来看看。

  或许是这个病,或许是当天身体不适,小佳的话不多。我问小佳,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说:“最大的愿望是不用再带着尿不湿去上学。”

  钱报记者从杭州市儿童医院院长处了解到,小佳的情况比较复杂,属先天性小便无法控制,当时是他帮小佳联系了北京儿童医院的中华小儿外科主任,是国内顶尖教授。他听教授说,小佳的情况属于功能控制,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需要对北京手术的康复过程进行跟踪。其他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