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民拿起泛黄的记事本,用笔划去姜伟(化名)的名字,“最后一个漏网之鱼终于归案了!”

  王利民,51岁,一级警督,杭州拱墅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侦查员,从警31年。从1999年到现在,王利民一直奋战在经侦一线。

  王利民有一个记事本,上面记录了陈年积案未归案的人员名单,姜伟是6年前一起非法集资案的最后一个漏网之鱼,今年5月底,终于抓捕归案。

当年那个案子非法集资1.5亿元,涉案1800多人当年那个案子非法集资1.5亿元,涉案1800多人

  这起案件要从2012年7月说起,当时王利民接手了一起非法集资诈骗案。

  这个案件涉及1800多人,涉案金额达到了1.5个亿。这在王利民接手的经济案件中,也是数额、人员相当庞大的一个案件。

  “案件核心嫌疑人有12个,姜伟就是这个案子中最后一个漏网之鱼。”王利民说。“这伙人主要以一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名,然后吸收投资者入股,非法集资。”

  按照合约,投资者每一笔可投2万元,分6个月总共可以拿到4万元;每月依次可拿2000元、4000元、6000元、8000元、1万元、1万元。

  另外,投资者还可以介绍“客源”来投资,这样还可以拿一笔介绍费。介绍费是投资者第一个月返还金额的30%,比如甲介绍乙来投资,乙投资了一笔2万元的资金,按合约乙第一个月拿到的是2000元,甲就从中获得介绍费600元。

  第一次来投资,必须要有一个介绍人。如果你自己也想赚介绍费,那么你也得发展下家。

  他们还有一个规矩,发展下家时,第一次可以自己介绍自己。比如说我第一次投了2万元,被别人赚了600元介绍费。接下来我自己介绍自己,投5笔总额10万元,那么6个月后,连本带息我可以拿到20万元,另外我自己还可以拿到介绍费3000元。

  “就是鼓励投资者自己多投钱,当然也鼓励投资者不断发展下家。以这种模式,球就一下子滚大了。”王利民说,

  “每个投资者都有一个介绍人,追根溯源,你会发现投资者的介绍人(上家),一层层往上走,就会形成一条支线,最顶头就是那几个核心的嫌疑人。比如核心嫌疑人姜伟发展了两个下家,两个下家又发展了10个下家,10个下家又发展了20个下家……只要一层层往上追寻介绍人,系统里面显示最源头的介绍人就是姜伟,那么姜伟可以获得这整一条支线上所有投资者投资总额10%的抽成,核心嫌疑人团伙最盈利的点就在这里。”

接待过的受害者来自全国各地,光笔录就做了800多份接待过的受害者来自全国各地,光笔录就做了800多份

  经侦的办案难点主要在于取证,要想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取证的过程是最关键的。

  王利民叹了口气说,取证的过程很难,涉及到的人员关系又太复发,其中的艰辛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这些投资人主要涉及浙江、上海、深圳、北京、江西、安徽、河南、山东等全国各地,“我接待过的投资报案人,光笔录就制作800余份……”

  经过多年的努力,该案11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但是姜伟,作为该案最后一个漏网之鱼,一直没能抓到。

  今年5月底的一天,“当时已经晚上11点左右,我已经要休息了,突然接到电话说,姜伟抓住了。在沪昆高速的一个检查站,检查车辆通过时,被抓牢了。当时我一下子就清醒了,别提多高兴了,要知道这么多年,我时不时会关注他的信息……”

  王利民从2003年身体检查出患慢性肾衰疾病,一直是边治疗边工作,三年加班加点超过3000小时。

  在办理这起非法集资案中,其中一个犯罪嫌疑人孙某的妻子,曾多次上门求情,最后带了一包用纸捆扎的5万元现金硬塞给王利民,王利民语重心长地对孙某的妻子讲:“假如是别人侵害了你的丈夫,有人说情,要公安机关不处理他,您会怎么想?将心比心,您应该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

  一席话,说得孙某的妻子只好收回钱悻悻而去。

  2018年1月8日,作为受案民警的他将装有一万元现金的信封上交大队,这是王利民另一起嫌职务侵占案中,报案人偷偷塞在报案材料中的……王利民用自己金子般的品格捍卫着法律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