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学校、幼儿园一墙之隔的地方要造大型垃圾分拣中心?最近,这样一个消息在杭州机场路里街周边的居民小区里炸开了锅。

  “怎么能在这里建垃圾分拣中心呢?垃圾分拣站就在学校边上,孩子们身体会不会受影响?”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出现。钱江晚报的热线平台也接到了相关的反映情况。

  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钱报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现场:垃圾分拣中心位于一块闲置空地上,目前工程已经暂时停工

  6月6日中午,钱报记者来到位于闸弄口地区的机场路里街,这是一条双向两车道并不宽敞的道路。居民反映的大型垃圾分拣中心,就位于机场路里街北侧一块被围墙围砌而成的空地内。

  记者进入空地发现,这块空地目前作为临时停车场使用,场内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轿车。

  钱报记者从闸弄口街道了解到,这块空地拆迁后,已闲置多年,2016年为缓解周边小区居民停车难问题,改造为临时停车场。而在空地上建垃圾分拣中心是最近才传出的消息。

  ▲图片左手边绿色铁栅栏围合而成的空地就是垃圾分拣中心的所在,右边坡顶建筑为浙江教育科学研究院附属实验学校

  与场地西面围墙一墙之隔的是两所学校,靠南面的是浙江教育科学研究院附属实验学校,靠北面的是杭州市兰苑幼儿园紫薇园区。

  而场地的东南角,被绿色的铁栅栏围起了一块空地,面积大约有1亩左右,空地上堆放着不少钢结构的建筑材料。

  这一块空地,就是居民们所说的即将要建的垃圾分拣中心的所在。只是,现场可以看到的,垃圾分拣中心的搭建目前处于暂停状态。

  这地方,与最近的浙江教育科学研究院附属实验学校大约有50米左右的距离,与杭州市兰苑幼儿园紫薇园区,距离要稍微远一些。

  居民:建垃圾分拣中心初衷是好的,但选址不合适

  在这块空地周围,分布着紫薇公寓、新安铭苑、机神公寓等住宅小区。

  对于要在这块空地上建垃圾分拣中心,周边居民的反应是强烈的。

  颜师傅是紫薇公寓的居民,他说,政府要建垃圾分拣中心初衷是好的,但选址在这里不太合适。

  他认为,分拣中心与杭州市兰苑幼儿园紫薇园区、浙江教育科学研究院附属实验学校仅仅一墙之隔。孩子们要在分拣中心旁边就读,天天与垃圾为伍,会不会有酸臭的空气和粉尘污染?对孩子们的身体势必会有影响。

  而居民们的另一个担忧是,机场路里街本就是一条不怎么宽敞的道路,加上又是进出两所学校的必经之路,垃圾分拣中心建在这里,会不会时时都有大型货车进出,交通会不会更加拥堵,孩子们的安全如何保障?

  街道:垃圾分拣中心为源头减少垃圾而建,只拆解大件垃圾,同时采取室内操作

  为什么要建垃圾分拣中心,分拣中心的开建需要什么部门审批?选址是怎么定的?会不会如居民担心的那样对周边环境产生影响?

  闸弄口街道城管科工作人员表示,建立垃圾分拣中心,是为了从源头为垃圾减量。现在杭州也在鼓励推动再生资源回收,减轻垃圾处置压力,促进资源利用。

  “垃圾分拣中心这个项目是经街道人大代表讨论决定作为今年民生实事项目,最后街道党工委会议决定实施的。垃圾分拣中心其实是一个临时性场所,这块地块后期开发建设的话,分拣中心也会搬走的。”

  ▲图片左手边绿色铁栅栏围合而成的空地就是垃圾分拣中心的所在

  “可能居民们会有误会,以为这里会变成垃圾堆放区,其实不是的。首先在这里分拣的全部是大件垃圾,老旧小区出租房量非常大,频繁更换租客会产生许多大件家具,比如床、沙发等等。以前这些大件垃圾作为垃圾直接往外运,其实这部分垃圾是可以变废为宝的,床、沙发拆解后的木头、金属、布料都是可以回收利用的。仅仅大件家具进行就地拆解回收,这一部分就可以减量垃圾70%左右。”街道工作人员解释,因为大件垃圾的特殊性,所以不会产生酸臭味、污水、甚至招惹蚊蝇的。唯一可能的是在搬运拆解过程中出现的粉尘。“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也想出了解决办法,会搭建临时性的棚式封闭建筑,大件家具的拆解会在棚内室内进行,这样也会避免粉尘散播,同时回收物品做到‘日收日清’,把对环境影响减到最低。”

  对于垃圾分拣中心的选址,街道表示,老小区本来土地就紧张,这块空阔的闲置空地已经是相对来说最好的选择。“我们特意选在场地的最东南角,与学校直线距离有50多米,再加上室内操作,也是基于尽量减少对周边居民影响的基础上。”

  至于居民担心的垃圾运送车辆进出是否会对孩子们的安全造成影响,街道工作人员解释,大件垃圾是各个社区和物业工作人员用三轮车运送过来的,集中拆解后再由货车统一外运,车辆的进出也会与学校上学、放学高峰期错开。“居民们反映强烈,我们也理解,也有可能是因为对分拣中心分拣的垃圾有误解,以为会有厨余垃圾污水这些。”

  钱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垃圾分拣中心的搭建工作已经暂停,街道也在通过开小区座谈会等形式与周边居民进行项目的沟通说明:“我们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记者手记:

  垃圾减量这件事

  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我们经常说“垃圾围城”,其实这话一点不夸张。随着杭州城市化推进,人口集聚,每天都要产生无数的垃圾。

  这个数字具体有多少?

  杭州市环境集团每天都会对外发布垃圾处理量指数,我们以刚刚过去的2018年6月4日为例,这一天天子岭共处理生活垃圾6182.72吨。

  垃圾分类处置、垃圾减量化、资源化,已经是厄待破解的城市病。而从源头进行垃圾减量,变废为宝,在居民小区、行政村设置回收网点,加强资源分拣利用,健全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其实是大势所趋。

  今年3月15日,江干区首个垃圾资源化回收利用中心开始试运行,试运行以来,已经累计回收纸板、玻璃瓶、废旧塑料、金属等等低价值可回收物19.2吨。

  数字和现实面前,需要的是我们共同的努力。

  事实上,我们也正在努力做出改变。我们学着垃圾分类,学着变废为宝。只是在垃圾处理的过程中,还是会时不时出现“邻避效应”——我们都支持推行对社会整体有必要的政策,比如建垃圾场等设施,但却强烈反对该项目“建在自家后院”。

  大家出现“邻避”心理也可以理解,出现这种心理的原因有很多,有时候是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对项目内情不了解,有时候是相关部门对群众工作针对性不强,不细致、不深入,公众参与不够等等。

  如何变“邻避效应”为“邻利效益”,实现共享发展,是值得全社会去思考和实践的一个问题。

  等到哪一天,我们的垃圾处理技术真正实现无害化,邻避效应自然而然也就消失了。

  只是这一天的到来,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需要做的事情也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