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岁的姚先生怎么也没想到,被对虾轻轻地刺破了手腕,竟然会严重到要截肢的地步。

  “手腕越来越疼,烂掉的地方一直在手臂往上长,心里那个急啊。”6月5日中午,当钱江晚报记者联系到姚先生的时候,已经基本痊愈的他还是对这次意外受伤心惊不已。

  小小的对虾

  是怎么差点废掉姚先生的整只右手臂的

  姚先生是宁波余姚人,做了20多年水产养殖生意,主要是虾、蟹的贩卖,作为小老板的他经常挽起袖子工作在第一线,挑出新鲜的虾蟹分框装好是基本操作。

  这些活虾、活蟹并不老实,它们的钳子、触角、硬壳总会戳进姚先生的手里,这是干这一行没法避免的事情,而所有人都不当一回事,“连血都不会流的小伤口还能算伤口吗?”这是姚先生一贯以来的想法。

  这次导致严重后果的被戳伤,要回溯到2015年10月份了,像往常一样,姚先生没有停下手里的活,继续把虾蟹分门别类装好。

  过了一个星期,姚先生才发现事情不对劲,他的右腕关节开始持续疼痛,小拇指还有大拇指变得肿胀,还有流脓的情况,他赶到余姚当地以及宁波的医院就诊,挂号的科室都是“类风湿关节病”,“我还以为是关节自己的问题。”姚先生说,毕竟天天和海产品打交道,周围人患有类风湿关节病的不在少数。

  可不管怎么用了什么药,症状一点都没有好转,过了两个月,他被送到了医院住院治疗,可医生们仍然把这疾病当做类风湿关节炎,住院近一个月,症状只是稍稍减轻。

  就这样过了半年,伤病一直折磨着姚先生,右手不间断的疼痛不说,他还能看到黑斑在手臂上慢慢生长,越来越往肩膀蔓延,“心理压力比身体疼痛大多了。”姚先生说。

  半年之后,姚先生找到了杭州的一家医院,检查显示姚先生的右手腕持续流脓,伴随着恶臭和疼痛,CT片显示脓肿肌腱断裂,医生告诉姚先生,这种情况可能要截肢……

持续了近三年的噩梦持续了近三年的噩梦

  终于摆脱了

  这样的打击竟然来自于一只小小的对虾,这是姚先生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

  这家杭州的大医院检查发现姚先生手腕脓液抗酸染色体阳性,也就是说这并不是类风湿病,医生诊断,这迁延不愈的疾病,是结核杆菌感染。

  这个诊断离真相更近了一步,可并不是正确答案,所以经过抗结核治疗后,姚先生右腕关节的浮肿和脓肿瘘道依旧没有丝毫好转……

  又过了两个月,离那一次改变命运的受伤已近一年了,姚先生一家人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就诊。

  在手外科,沈向前副主任发现了端倪,“你赶紧挂我们医院的感染科病房看看吧。”在沈向前看来,这很可能是非结核分枝杆菌,“这种病菌感染并不多见,但在浙一我们经常能碰到这些病人,我的门诊里,每个月都会遇到一两个。”沈向前说,病人大多都有海产品接触史,比如海钓爱好者、菜场小商贩等。

  在浙大一院感染科结核病房,田雪丽副主任医师和同事们又重新对姚先生脓液中的细菌做了培养分析,再结合他的工作和抗结核治疗效果不佳,综合考虑是海分枝杆菌感染,对症抗感染后病情得到控制,找到了真凶,治疗起来就顺利了。

  经过11天的内科抗炎对症治疗,感染病灶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不过因为受伤时间实在太久,姚先生右手大量的的肌肉、韧带、神经已经烂穿,需要清理、修复,在多学科协助坐诊平台的帮助下,射科、骨科、手外科、感染科专家一起讨论制定详细有效治疗方案,在内科有效抗感染基础上需要手外科进行手术清创,视情况尽量保护手功能。

  姚先生又被转入手外科,沈向前带领团队为他进行了手术,“里面烂掉的部位很多,光是清创就前后做了5次。”

  好在清创手术很顺利,姚先生疼痛了这么久的右手腕关节终于不再感到疼痛,原本肿胀肥大的右手腕关节也纤细了许多。

  在一次次清创、一次次的修复后,姚先生的右手总算是保住了,不过因为得到有效治疗的时间太迟,手腕功能只恢复到三分之一,这小小的一戳还是留下了不可逆的伤害,好在这并不影响姚先生的工作和生活,“就是弯曲程度变小了一些。”姚先生说,他总算是摆脱了这持续了近三年的噩梦。

为什么“海分枝杆菌”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为什么“海分枝杆菌”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而普通医院查不到它的存在

  浙大一院感染病科副主任、结核病专家徐凯进说,这是一种机会致病微生物,其传播途径并非像结核分枝杆菌那样通过呼吸道传染,并且海分枝杆菌适宜生存温度为28到30摄氏度,所以它一般作用于人们的手、脚等远肢端,而它的生长速度很慢,之所以姚先生的病情严重,是因为发现真凶的时候,离受伤已经过去了1年。

  而在普通医院,对于病菌的培养温度一般射在30摄氏度以上,所以要发现它需要更有经验的医生与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