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文 王璐/绘赵云/文 王璐/绘

  “我终于解脱了!”2018年1月3日,在收到法院改判判决书的那一刻,徐丽(化名)顿感轻松。

  离婚数月后,徐丽接连收到五份法院传票,都是因为前夫周某借钱炒股,本金加利息总金额达300多万元。徐丽被债权人作为共同被告告上了法庭,她被这份突如其来的债务,压得无法喘息。

  这类离婚后被负债的情况屡屡发生。但这次,徐丽打了个胜仗——她通过检察机关成功抗诉了其中一起案例,并由浙江省高级法院作出改判,判定为债务由男方一人承担。在此案的影响下,其余四起案件均获得执行调解。

  过程很不易,历经三年。

  20年婚姻,失败告终

  1994年,徐丽和周某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两个儿子。2015年2月27日,两人协议离婚。

  离婚后第三个月,徐丽收到一张法院传票,因前夫周某与海峰(化名)民间借贷合同纠纷,徐丽被债权人作为共同被告告上了法庭。原来,2015年1月20日,周某与他人签订了一份《个人借款合同》,借款14万元。因该笔借款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徐丽需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但对这笔欠款,徐丽事先毫不知情。

  原来,2009年,徐丽和周某因感情不和而分居。考虑到孩子,两人维系着名义上的夫妻关系。虽然借款合同上只有周某一个人的签名,法庭上,周某也称举债均用于自己炒股,并未用于家庭生活,属个人债务。徐丽递交了社区及周某母亲的证人证言,但法院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分居的事实,遂判决周某、徐丽于判决生效五日内共同归还该笔借款,并支付相应的利息等。

  三个月后,徐丽再次收到法院传票,被通知参与另外四起与周某有关的民间借贷纠纷案,“本金加上利息,一共有300多万。不知道哪天又会收到传票……”作为一名银行中层干部,徐丽虽要独自抚养两个儿子,经济尚能负担,但这些莫名其妙来的债,让她无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