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汪济英先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2013年汪济英先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刊登于《钱江晚报》2013年2月1日 c1版刊登于《钱江晚报》2013年2月1日 c1版

  昨天凌晨,浙江省博物馆原常务副馆长汪济英先生去世,享年91岁。

  汪先生历任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和浙江博物馆干事、历史组(部)副组长、陈列部主任、副馆长、常务副馆长。主要从事田野考古、文物保管、陈列展览等工作。

  先生是钱江晚报栏目《文脉》的文化老人,2013年,汪先生在家中接受了钱报记者的专访,记得那天刚坐下,先生就扶了扶金丝边眼镜,笑着说:“我就是个打杂的。”

  其实,汪济英师从沙孟海、朱家济、郦承铨等,他对书画和鉴定,颇有研究。文言文、写诗、作词,样样在行,博物通史。以至于后来,书画没人管,他上了;行政需要人,他去做;陈列缺人手,又顶上。

  所以,你会发现,我们很难用“某某家”来定义他,这就是他说的“打杂”,他为浙江的文博事业 “打杂”了半个多世纪。

  博物通史

  他是浙江文博事业的守护人

  汪济英,很少有人听过他的名字,“甚至低调到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非常欣赏他。”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曹锦炎说。

  老杭州或许听过一个著名的,也已经消失了的门牌号码:杭州环城西路20号,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文管会)。水磨青砖,西式洋房,这座小楼曾在上世纪50年代汇集了邵裴子、沙孟海、朱家济、郦承铨等学贯中西之士。

  汪济英师从沙孟海、朱家济、郦承铨等,他对书画和鉴定,颇有研究。文言文、写诗、作词,样样在行,博物通史。

  1979年,浙江省成立了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管会很多人分到了考古所。“而浙江博物馆里,熟悉这一块的,只剩下他一个人。可是,他就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把博物馆事业做得很出色,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曹锦炎说。

  1981年,曹锦炎研究生毕业,就到浙江博物馆工作,直到汪先生退休,两人一直是同事。

  “我对他的印象,就是四个字:谦虚勤奋。”曹锦炎说,汪老师有个特点,就是知识全面,方方面面都喜欢学,也学得快。他考古在行,研究陶器很厉害,书画又很强,对文物又有研究,这非常适合博物馆工作,而且文博系统这样全面的人非常少。

  “但他非常低调。对于这些优势,他常说自己,学了个皮毛而已。事实上,他的书法是跟沙孟海先生学的,写得非常好。他的书法功底,在工作之外挤时间练的,靠的是用功。可是,他既不加入书协,也不参加任何活动,也不给人写字,几乎不太有人知道他。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成名家了,可是他呢,从来不宣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