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自己是劳务派遣人员,不是公务员,纪委监委就不会查我,没想到……”在留置点讯问室里,杭州市下城区停车收费服务中心管理四部部长汤国华低着头说。

  作为劳务公司派遣到国有企业从事公务的人员,汤国华一直认为自己很安全。

  不是党员,党纪无法约束他;不是公务员,也不是行政机关任命的工作人员,过去的行政监察范围也无法覆盖他,他自认为自己是监督的“盲点”。

  但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推进,纪检监察机关监督范围的扩大,汤国华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虚构“人员”“合同”套现敛财

  2013年底,下城区停车收费服务中心进行了调整,减少了停车收费员和管理人员。

  这些人挂靠在一家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缴纳社保,公司按人数从停车收费服务中心收取管理费,而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汤国华的妻子。

  汤国华认为自己吃亏了,多次到停车收费服务中心主任孟德嵩那里要求补偿。

  “你去弄几个人来好了。”孟德嵩松了口。

  汤国华心领神会。

  在制作当月考勤及工资表时,他递给内勤几张身份证复印件,“以后每个月都把这些人以停车收费员的名义做到工资表里。”事后查明,这些人只是把社保挂靠在汤国华妻子的公司,并不在停车收费服务中心工作。

  “人”找来了,但按照规定,在每个停车点位都要有收费员操作一台POS机,以产生交易来确定人员在岗。

  汤国华便让该部门收费员同时携带两台POS机,造成两名收费员在岗的假象,以此虚报一人的工资。

  2014年3月至2015年10月,孟德嵩伙同汤国华通过虚列人员开支,冒领区停车收费服务中心发放给停车收费员的工资和社保费用,涉嫌贪污公款共计人民币49万余元。

  此外,2014年和2015年,下城区停车收费服务中心与杭州市某医院综合服务部等三家单位签订了公共车位统缴包年合同,并与杭州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三产委托管理协议。

  孟德嵩伙同汤国华与上述四家单位以劳务派遣的名义签订虚假合同,并由汤国华妻子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收取部分车位统缴包年费用和三产委托管理费用,将本应由区停车收费服务中心收取的停车费用截留后占为己有,共计人民币81万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