簇新的蒋墩路路牌

  建于2010年的城西花蒋路改为蒋墩路已经两周了。这两天,关于改名的讨论还在继续。

  在6月2日一篇热传的帖子中,作者综合了部分网友出于对传统文化的热爱而对改名提出的不同意见,分享了关于花蒋路的一些历史,引起不少新老杭州人的共鸣——

  “从前的花蒋路从西溪路开始一直往北到蒋村叫花蒋路,到三墩方向还叫花三路。花就是花坞果园的意思,是南宋朝廷的几大果园之一。钱塘江边的钱江果园,西溪辇道边的花坞果园,都是皇家的果园,也是皇家赏花的花园……从前的蒋村没有一条陆路能到达西溪路,老百姓进出完全依靠舟船,船就是车,水就是路。水乡蒋村是明清时期文人墨客隐居的好地方,几乎就是桃花源……花蒋路不是太宽,但也可以开拖拉机,现在西溪湿地福堤就是花蒋路中间的一段。四五十年前,路的两旁种植了大批水杉和皂荚树,高大挺拔的样子成了福堤的一道风景线,如果您到过西溪湿地福堤,一定会对福堤秋天水杉的黄色印象特别深刻。蒋村人的花蒋路好比杭州人的延安路解放路,上海人的南京路,北京人的长安街……”

  6月2日,记者沿着现在的蒋墩路走了一遍。

  许多路人还不知晓道路更名一事

  刘胜学是西湖市政的一名环卫工人,在这一带做保洁工作大半年,每天要来回跑两趟,是较早发现路牌更换的人之一。“没几天,大概是上上个星期换的。”

  刘师傅说并不清楚蒋墩路以前的历史,只知道它是一条老路。

  蒋墩路南起文二西路西溪湿地公园北门路口,北至石祥西路紫金港科技城路口,从南到北依次要穿过晴川街、文一西路、紫霞街、双龙街、余杭塘路、五常港路,全长2900米。

  走访发现,蒋墩路整条道路沿线的交通指示牌和路牌都已更新,南端连接的文二西路,自东向西行驶,蒋村港桥以西的交通路牌,原先的“花蒋路”也都已更名为“蒋墩路”,蒋村港桥以东还有一两块路牌仍显示“花蒋路”,路经的司机朋友需要留意这个变化。

  蒋墩路从南到北都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在文二西路蒋墩路交叉口,一侧是现代化的西溪一号商业综合体,另一侧则是正在建设中的西溪广场,现代、宏大的建筑主体已露端倪,这里未来将是西溪板块的文体中心。

  往北,晴川街交叉口是几个已经建成和正在施工的高端楼盘,周边还有现代化的老年医院。文一西路路口则是一个大型家具城。余杭塘路路口也是几个高层写字楼宇和楼盘的建设工地。往北,过了花蒋大桥就是学军中学紫金港校区。再往北,过了蒋浙桥就是蒋墩路北接的石祥西路。

  一圈走下来,这条路整体呈现出的是蓬勃发展的现代化商业生态。

  改与不改?听听网友和地名办怎么说

  改名后,不少网友认为,由于这条路目前连接了蒋村和三墩,叫蒋墩路其实更符合实际路况。

  “原来的花蒋路,其实是真正意义上的花蒋路的北延段,既然正宗的花蒋路都改名叫福堤了,这段路当然要叫蒋墩路了。”网友“春风化雨”说。

  “最近已经有很多人来跟我们讲过改名这件事情了。”6月2日西湖区蒋村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事从2014年就已开始讨论。

  花蒋路原来是天目山路沿西溪湿地福堤一直到花坞路的,现在福堤不对外通车了,如果还叫花蒋路,就不准确了。“改名前我们也一直在争取保留这个名字,毕竟这个路名也有一定历史了。最后改名时也有好几个方案在选,最后综合了各方意见,才决定用了蒋墩路的。”

  也有好多网友觉得,蒋墩路这个名字虽然指向正确,但是没有花蒋路好听,而且很难反映这块区域的历史。“虽然从两端地名给道路取名的办法是最基本最常见的,但很多名字说起来就很拗口,听着也不好听。作为有着悠久文化底蕴和深厚文艺范儿的杭州,希望能多取一些格调高雅、涵义丰富、有长远目光的新地名。”网友“yangck”说。

  2日下午,杭州市地名办也对此事做了解释——

  把“花蒋路”换成“蒋墩路”,其实不涉及改路名。正式命名的花蒋路路段,南起西溪路北至天目山路,长650米,宽10米。南起文二西路,北至石祥西路的“花蒋路”为规划路名,还没有正式命名。

  原来的设想,是对已经命名为花蒋路的这条路做向北延伸,但西溪湿地公园建成后,规划道路已经没有办法和原来正式命名的花蒋路连通了,所以也就不太适合再使用“花蒋路”来做原来的规划路名了。

  更名之前,蒋村街道办事处在征求沿街社区意见的基础上,又在街道范围内对道路命名情况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公示,在这之后,才在2017年12月向西湖区地名办提出了将其命名为“蒋墩路”的道路命名申请。后来,经区、市两级民政局(地名办)审核,又在2018年3月10日至16日在《杭州日报》进行了公示,征求社会意见,市政府才在2018年3月31日发文予以正式命名。

  “我们也听到了很多网友的意见。说实话,改名字的时候,我们也觉得‘花蒋路’更诗情画意一点,当时我们也在讨论,要不就沿用这个名字好了。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西溪湿地中间被隔开了,两边的路如果都叫同一个名字,以后的指位性就不太好了。”地名办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条道路的命名,我们也是按照法定程序公开严谨地开展的,各级都经过了公示。大家对以前路名有怀旧情结,很可以理解。取一个路名,要考虑重名同音、地理指位性、历史文化、区域发展等各个方面情况,希望大家能多多理解。”

  怎样让路名体现历史传统和现实世界的平衡?

  关于花蒋路的历史,绕不开的话题是其中一端的花坞。

  花坞早在明清时期就享有盛名,当时的《钱塘县志》和《杭州府志》都说它“以多花名,地绝幽邈”。清代翻译家林纾也写过一篇深情的《记花坞》,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的竹:“行西溪未半,至吴家湖头,登陆可三里所,入花坞矣。坞以多花名,余来初不见花。一径绝窄,出万竹中,幽邈无穷。崖下多沃壤,尽以莳竹。小溪宛宛如绳,盘出竹外……”

  旅居杭州的胡适和杭籍作家郁达夫分别于1923年和1935年撰文盛赞花坞。

  “这个事情我早就听说了。”杭州历史学会、古都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丁云川说,花蒋路这个路名已经好多年了,好听,大家已经耳熟能详。“这条路是连着花坞果园的嘛,这个果园可以追溯到南宋时期,所以花蒋路这个名字是有历史含义和出处的。”丁云川还对果园里的桃花记忆犹新。“小时候去过几次,真的好看!”

  杭州地方文化研究者曹晓波也认为,花蒋路是个很有历史底蕴的路名,很早以前是可以从果园顺溪流到蒋村的,更名后没有了历史文化的韵味。

  杭州的很多地名,其实不少都取得相当讲究,或有历史典故可依,或见于诗篇。比如凤起路,古代凤凰起飞喻贤德之人兴起(李善注引《淮南子》“凤凰之翔,至德也。”),美政路让人联想到屈原选贤任能、修明法度的“美政”理想,鲲鹏路中的“鲲鹏”二字出自《庄子》名篇《逍遥游》……

  在路名的问题上,怎么在历史传统的保留和现实世界的变迁之间取得最佳平衡?欢迎网友继续讨论,一起为这个共同热爱的城市贡献智慧!

  (据都市快报,原文标题《花蒋路名蒋墩路路名怎样体现历史和现实的平衡?欢迎你也来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