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53岁的汪女士(化名)向钱报记者求助,乳腺癌靶向药“赫赛汀”全面断货,哪里能够买到,等着救命啊?

  “大批病友都在找药,从今年三月开始,全国各地陆陆续续缺药,现在,浙江也没药了。”汪女士说,从2017年9月起,“赫赛汀”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之后,药价大跳水,原先近2万元一支的药,现在自己只要花1500元左右就够了,“药价便宜了,的确是好事情,但药量供应不上了,我们真的好着急。”

  钱报记者了解到,从五月中下旬开始,杭州各大医院、药店的“赫赛汀”存量告急,先后缺药,这是因为全国范围内对该药的需求激增。目前,药厂已启用最大产能的生产方式,但全面改善供应问题,仍需一定的时间。

  “赫赛汀”全面断货,患者到处找药

  今年3月底,家住杭州的汪女士因左乳肿块增大就医,被确诊为早期乳腺癌,随后在4月4日接受手术,术后第十天开始化疗,并接受辅助治疗——使用乳腺癌靶向药“赫赛汀”。

  按照治疗方案,“赫赛汀”21天用一次,持续一年,从第二次用药开始,汪女士就察觉到缺药的信号。“原本5月5日打第二针,后来,推迟了三天才打,当时医生就说药有点供应不上了”。

  5月20日,汪女士接到医院通知,第三针什么时候能打,还不好说,药房已经缺药了。随即,她跑遍了所有药店,也托人到浙一、浙二、浙大妇院、杭州市肿瘤医院打听,结果都找不到这种药。

  钱报记者了解到,浙江省肿瘤医院是杭州最晚一家缺货的医院,其他地方找不到针的患者,前些天一窝蜂全涌到了半山。5月24日中午,省肿瘤医院开出最后一针“赫赛汀”之后,也陷入了断货的局面。

  汪女士从病友群里得知,杭州全德堂药房可能还有药,等她联系上对方后,依旧吃到了闭门羹。“对方现在的存货,是给去年参加基金会慈善赠药的患者预先留下的,但赠药活动已经结束,现在另外想买,还是买不到。”

  这下子,汪女士真的着急了,“原先21天要用一次的药,怎么拖,最多也拖到28天就得打了,否则是要影响治疗的呀”。

  从临床上看,“赫赛汀”用药增一倍

  最近,浙江省肿瘤医院乳腺肿瘤内科病区副主任郑亚兵主任医师,也被各种“求药”信息狂轰滥炸,门诊和病房来了许多找“赫赛汀”的患者。

  他介绍,“赫赛汀”是一种靶向药,通用名叫“注射用曲妥珠单抗”,可用于乳腺癌术后的辅助治疗。“也不是对所有患者都有效,仅仅针对HER-2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患者,这部分人群在所有乳腺癌患者中的比例约占20%-30%。用药之后,能减少术后30-50%的癌症复发风险”。

  另外,HER-2阳性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也依赖“赫赛汀”的治疗,因此它又被患者称为“救命药”。

  2017年9月,经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赫赛汀”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三个月内,各地基本完成了地方医保衔接。原先每支2万元左右的“赫赛汀”,一下子降到了7600元,加上医保报销掉七八成,患者最少仅花1500元左右就能买到药了。

  紧接着,从今年初开始,江苏、河北、上海等地传出缺药消息,不少医院出现了“赫赛汀”时有时没有的情况。有外地患者反映,一些医院也很无奈,只能优先保证住院病患者的用药,而无法完全顾及门诊患者。

  “一个治疗周期,至少要注射14针‘赫赛汀’,原先全自费的药品,即便算上买6个月送8个月的活动,一年也得花掉十多万,而降价之后,差不多两三万元就够了,很多人都能负担得起了。”郑亚兵说,不止我们医院,从全国范围来看,这段时间以来,使用“赫赛汀”的患者几乎翻了一番。

  对此,“赫赛汀”的生产厂商——罗氏制药,近期也对外承认,用药需求激增之下,现有生产基地已经不能满足中国患者需求。

  昨天下午3点,钱报记者从浙江省肿瘤医院、浙大妇院得到好消息,“赫赛汀”月初少量到货,部分乳腺癌患者已能用药。

  但面对广大乳腺癌患者的需求,这次的供应量“杯水车薪”,浙大妇院仅得到20支“赫赛汀”,浙江省肿瘤医院只有几十支,最多只能维持到下周,医院对此也非常无奈。预计未来一段时间,用药仍旧是供不应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