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2018年浙江省学前教育宣传月启动仪式在杭州西湖区举行,杭州紫荆幼儿园的小朋友表演了一出情景剧《一封家书》,引起了到场幼儿教育界和媒体人士的深思。

  自从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细心的老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大孩的情绪正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有的很明显,有的藏得深,还有的通过某些特殊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一封家书》这个情景剧是杭州紫荆幼儿园创编的,反映的是“二孩来了,大孩变了”这样一个主题。

  园长阙晓燕对记者说,幼儿园里的二孩比例越来越高,但一些家长忽略了大孩的心理变化,从而造成很多教育困扰。全社会都需要来关注这个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校园里越来越多的孩子发生变化,根源在于家里有了二孩。

  杭州的家庭教育专家认为,第一个孩子在6岁左右和12岁左右生二胎的家庭,要特别关注第一个孩子的情绪。

  一幅大孩的画

  让幼儿园长震惊了

  阙晓燕对记者说,幼儿园里有个孩子画了一幅画,爸爸妈妈和弟弟在一个圆里面,圆圈外面是她自己,边上还有一颗破碎的心。

  “孩子这样的一种表达方式,让很多人都想不到,绘画也是一种语言,能真实地表达内心世界。”阙园长说,这个孩子小班时很活泼,后来情绪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容易发脾气,有时候还比较沉默。

  老师经过了解发现,原来他们家有了小弟弟,原来妈妈接她放学变成了奶奶接,奶奶要忙家务,有时候接得不准时,她就经常是班里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孩子。

  “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班主任给家长发了一封信,告诉妈妈孩子的这些变化。妈妈也意识到自从有了二宝,对大宝的陪伴比以前少了。”阙园长说,不是说家长有了二孩后不再喜欢大孩了,只不过他们的一些行为会让敏感的大孩觉得,父母不再爱自己。

  阙园长说,这样的案例在幼儿园里还有不少,家长需要关注到大孩的心理需求,在家庭生活中要特别注意平衡对两个孩子的关注和爱。

  家里有了二孩

  大孩成绩明显退步了

  这个现象是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小学的老师们在假期一次家访中关注到的。

  当时他们家访了1000多户孩子,高年级的老师发现:家里有二孩的家庭多起来,如果两个孩子之间的年龄差距较大,会导致大孩行为习惯及学习成绩明显退步。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很多家长觉得精力有限,照顾了小的,对大孩的关注度便降低。

  五六年级的孩子正处于青春期,对父母关注度的转移比较敏感,导致情绪发生比较大的波动,影响自身行为及学习成绩。

  毛长云当时是杭师附小五年级的班主任,那个暑假她家访了34户家庭,其中二孩家庭就有20户。

  “有不少家庭的二孩,就是这两三年出生的,与大孩的年龄差距有点大。”毛老师说,在一户一户的家庭走访中,她逐渐发现了一个现象:“有些孩子学习成绩明显退步,原因可能就是家里有了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弟弟或者妹妹。”

  比如她班上有一个男孩子,原来成绩还可以,人也温顺,平时跟同学也是有说有笑的。但从上个学期开始,这个小男孩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学习成绩退步明显,还不时与同学发生冲突。

  毛老师告诉记者,有次在课堂上,同桌提醒了男孩子一句,他竟然大声喊起来,“你凭什么管我?”还把课桌都推翻了。

  还有一次英语考试,老师批改好了考卷发下来,他没考好,竟然把错误的答案涂掉改成正确的,然后拿着考卷找老师重批。被老师发现作弊后,他情绪崩溃,在办公室里大哭大闹。

  这次家访中,毛老师终于找到了原因:男孩的妈妈又生了一个女孩,已经1岁了。

  妈妈承认,自从有了二孩,她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二孩身上,对大孩的关注度下降了,“一个人带两个孩子顾不过来,原来还会管一管他的作业,现在顾不上了。”

  毛老师说,家里有了二孩导致大孩成绩退步的,一般是家里原先盯得比较牢的学生。

  “之前家里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大孩身上,有了二孩后,这些关注点全部转移,孩子的自我认知会觉得‘爸妈不爱我了’。”

  大孩在6岁或12岁

  家长要格外关注

  “第一个孩子在6岁左右和12岁左右生二孩的家庭,要特别关注大宝的情绪。”杭州市教科所特级教师、家庭教育专家韩似萍认为,这两个阶段的孩子,一个处于自我意识形成期,一个正步入青春期,都具有强烈的自我和竞争意识。

  没有从小让孩子懂得分享和责任,突然之间来了一个弟弟妹妹要“抢走”爸爸妈妈,势必让孩子因为弟弟妹妹的出生而感到恐慌嫉妒,进而无所适从。

  韩似萍说,兄弟姐妹之间的竞争心理是与生俱来的,因为害怕父母对自己的爱被分割甚至失去。

  尤其对于第一个孩子,原来他占据优势地位,享有父母百分百的关注,但第二个孩子的降生从客观上改变了这样的格局,他需要时间来适应这种改变,重新确立自己的在家庭中的价值。

  所以,父母需要格外关注这两个阶段大孩的情绪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有时候孩子可能会出现极端行为。

  “比如,用报复性的行为引起别人的关注,正是第一个孩子认为弟弟妹妹抢走自己的地位时,进行抵制性的一种行为,要引起家长关注。”韩似萍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