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的杭州,从早晨就开始下雨。但有些事,还是值得风雨无阻。

  5月31日的杭州,从早晨就开始下雨。但有些事,还是值得风雨无阻。

  上午9点,浙江图书馆一楼大厅一侧,临时搭出一个“工作台”——剪刀、镊子、线轴、浆糊……浙图古籍修复中心的5位修书人,在这里免费为读者进行古籍基础维护,包括封面卷缺修复、装帧断线重穿等等。

  修复古籍,是个不简单的活。行内人都知道,大多数情况下,修书费用要远远高于收藏者买书的费用,人工成本相当高。

  所以在5月22日那天,浙图刚在官方微信上推送了活动预告并开通报名通道后,当天名额就被报满了,有30多人次,发来了近150余册古籍的修复申请。

  5月31日,送书过来的10位藏书人,修的主要是清末、民国的医书、画谱、诗集等等。

  虽然这些书无法与图书馆馆藏的珍贵古籍相提并论,但对于这些藏书人而言,它们都有着不同的意义。

  从一堆古纸碎片到成书

  他们让古籍重焕新生

  31日的现场,明明来了不少人,却非常安静。

  工作台的一边,5位修书人静静地做着手上的事;工作台的另一边,书的主人和围观读者或坐或站,静静地旁观着。要不是修书人的手不停地动,整个空间就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终于,其中一位修书人的一句话,逗乐了现场。

  “哎呀,看的人太多了,紧张得(装帧线)长度都算错了。”

  说这话的,是浙图古籍部的“掌门人”,在西湖边修了30多年书的阎静书。

  她告诉记者,其实每年4·23世界读书日的时候,在浙图举办的系列活动中,修复中心都会参与做一些修复演示。那一天,也会碰到有些读者拿古籍过去,请修复团队帮忙“诊断”一下,做一些修复。“但像今天这样修复中心几乎全员出动,还是建馆以来头一次。”

  浙图馆藏的古籍约有82万余册,因此,阎静书和她的同事们大部分时间都在修复馆藏,偶尔也会修复一些民间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