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法医,相信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都是源自于各类警匪题材的电视剧和电影:沉着严谨,从不会说话的检材中抽丝剥茧,找出各类有力证据,直接推动剧情的发展。

  现实生活中,法医的工作可不像荧幕上那般光鲜,散发着异味的现场、成千上万的检材、不时需要加班的高强度节奏……

  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七大队(杭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就是有着优良传统的一支队伍,涌现出“全国公安优秀刑警”李佑英,出现场最多、在一线工作时间最长的女法医、全省刑侦专家周莉红等优秀刑侦力量。

  在这些优秀前辈的带领下,七大队里的年轻法医,自然也是个顶个的好手。

  5月31日,杭州公安党建工作召开现场会,借此机会,钱报记者来到刑侦支队,带大家认识一名优秀的90后法医方涛,让大家走进这个神秘的职业。

  一次脑海里的意外闪光,发现了骨骼样本的取材新办法

  2016年8月,桐庐县公安局接报警称,在330国道沿线的一处涵洞内,发现一具白骨化尸体,提取了尸体的长骨送检刑侦支队,要求进行DNA检验。

  什么是白骨化尸体?方涛解释说,一般死亡后不久的尸体,正常情况下皮肤、肌肉等都还在,白骨化尸体则是指皮肤肌肉等软组织都已经腐败溶解消失,只剩下骨骼,也就是说,我们肉眼看到的,就是一堆白骨。

  “根据不同的环境,白骨化过程短则数月,长则数年,如果在与空气隔绝等特殊环境中,皮肤等组织可以长时间保存,就是我们看到的木乃伊之类的。”

  在DNA检验中,骨骼类样本是难点。

  “出现白骨化现场,说明尸体距离死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DNA本身也是会降解的,加之受限于骨骼的特殊结构,与血、唾液等检材相比,DNA的含量较少。”据方涛回忆,当时送检的长骨样本,由于长期暴露在潮湿的空气和水流中,环境恶劣,骨骼上已经有了很多细菌和杂质,“我们就需要对样本进行清理,在常规清理后,我心想为了更保险,再多清理一下,结果无意中发现用刀刮下来的骨屑非常薄,而且表面积较大。”

  “这些骨屑本就清理干净了,加之薄且表面积大,这样和试剂接触的面积也就增加了,这不就为DNA检验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吗?”想到这一点,方涛立即进行了检验,居然成功地做出了一名男性的DNA,并且据此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正是已经失踪两年多的一名失踪人员。

  这是不是可以成为骨骼取材的新手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