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口本,巴掌大的棕色小本本,常人看来理所应当,但对32岁的朱丽娟来说,却是这辈子的渴求。

  昨天上午,经过杭州富阳常安派出所、分局行政许可科历时3个月的努力,一场跨时间、跨区域的户口疑难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拿到户口本的瞬间,朱丽娟的眼泪,夺眶而出。

  对于她来说,自己终于有了家。

10岁被抛弃在火车上,23岁嫁到常安10岁被抛弃在火车上,23岁嫁到常安

  朱丽娟是聋哑人,小小的个头,皮肤也有些黑。虽说她听不到也说不了,但每次与人用手语交流,总是会礼貌地做着鞠躬、“敬礼”的姿势。她是和婆婆一块来派出所领户口本的,说起这个儿媳妇的身世,67岁的婆婆马福娣也不停抹眼泪:“我本来以为我家已经够可怜的,原来她比我们还可怜,不对她好,对谁好呢。”

  朱丽娟10岁那年,她被亲生父母遗弃在黑龙江的一列火车上,被她后来的养父捡到。朱丽娟远在哈尔滨的奶奶王杰告诉记者,那年,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当时一直跟着她儿子,怎么撵都撵不走。可是,她儿子也是聋哑人,虽然家庭负担很重,然而看着小孩子天真的眼神,无奈之下,她奶奶只能接纳了这个孩子,养在了哈尔滨的家中。

  就在收养朱丽娟没多少年后,其养父因感情问题和其妻子分开了,朱丽娟此后继续和养父一块生活。为了赚更多的钱,16岁之后,朱丽娟就同养父一块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比方说在闹市卖钥匙扣等等,糊口度日。

  22岁那年,朱丽娟通过一个聋哑人的网上交流群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徐亚军。同是聋哑人的两人常常通过视频用手语聊天到很晚,他们彼此吸引,相互关心,很快便产生了感情。在徐亚军的邀请下,那一年的寒冬,朱丽娟来到了徐家。

  从见到朱丽娟的第一眼,马福娣打心眼里就认下了这个儿媳妇,她觉得这姑娘很懂事,可怜的身世也叫人心疼。

  第二年的农历10月,马福娣便挑了日子为两人办了一场婚礼,马福娣对这个儿媳甚至比对亲生女儿还好。她总说:“可怜相的,我不疼她,谁疼啊。”

  善良婆婆带着儿媳求落户 

  婚礼虽然是办了,但朱丽娟和丈夫的结婚证一直都是个问题。在办婚礼前,马福娣还拿出了仅有的一些积蓄,交到朱丽娟养父手里,她说:“我给这些钱就是希望他养父能够帮丽娟找找她亲生父母,这样她的户口问题就能解决了。”

  朱丽娟的养父想尽了办法,甚至还找上了当地电视台登了寻人启事,但几年下来依旧一无所获。他不能说话,和马福娣联系都得靠80多岁的老母亲王杰。“亲家,真的没人来找过我们,这么多年了,肯定是找不到了。”在多次接到王杰电话后,马福娣终于死了心。

  一条路行不通,马福娣就带着儿媳找到了当地的常安派出所。不过,朱丽娟不在本地出生、成长,她到富阳前的生活轨迹这里都并不了解,要在这落户,当时,也没有一项政策,能够解决朱丽娟的户口问题。

  当时已经是2015年了,朱丽娟和徐亚军的儿子都6岁了,因为母亲没户口,儿子也拿不出出生证明,眼看着就要上小学了,却还是个“黑户”,一家人只能干着急。

  2016年8月份,事情出现了一丝转机。根据当时省政府办公厅出台的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朱丽娟的儿子只要通过亲子鉴定证明和父亲的亲子关系,便能够开具出生证明,上户口。那一年,在常安派出所和分局行政许可科的帮助下,朱丽娟的儿子终于在上小学前解决了户口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