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能拿杯子刷牙,再到说话不清晰、右侧上下肢肌肉萎缩,53岁的王女士度过了噩梦一般的半年,她几乎被判了“死刑”——患上运动神经元疾病,成为了一名“渐冻人”。

  运动神经元疾病是世界性的治疗难题,从临床上来看,患者平均生存期3~5年,往往死于呼吸衰竭。

  为此,王女士和德国籍老公一路从定居的加拿大,辗转到美国、北京和上海求医。最近,她坐轮椅出现在浙江省中山医院庆春路院区浙江名中医馆,突然大哭起来,“陈老,我终于见到你了。”

  对许多“渐冻人”来说,陈炳旗教授是一个特别的存在——确诊运动神经元疾病二十多年,他通过中医药手段,并配合中医功法锻炼,将自己从死亡的边缘解救了出来。

  以为患上是肩周炎

  最后确诊为“渐冻人症”

  王女士的老家在贵阳,曾是一位艺术体操运动员,到世界各地去比赛,一次机缘巧合,认识了老公——一位迷人的德国绅士,两人最终定居在加拿大。半年前,她感觉右上肢酸痛,手臂向上抬变得吃力,偶尔还感觉肩膀的肌肉在跳动。

  起初,她以为自己是肩周炎,找医生配了药,但很快,右手臂变得无力,连只杯子都拿不住,没法拧毛巾。肌电图检查发现,她和霍金一样,患上了运动神经元疾病。

  浙江省中山医院针灸科陈利芳副主任中医师回忆,第一次在诊室里见到王女士时,她由老公搀扶着,右腿迈不开步,右手无力地耷拉着,精神很萎靡,说话也很费劲。

  “之所以被称为“渐冻人”,是因为患病后身体就像被冻住,从单侧肢体无力萎缩、肌肉跳动,再进展为全身肌肉萎缩无力、言语障碍和吞咽困难,直到呼吸衰竭。临床上,像霍金这样存活50多年的‘渐冻人’很少见。”

  陈利芳医生说,运动神经元疾病多是50岁以上发病,以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最为常见。这是一种病因尚不清楚的慢性进行性神经变性疾病,从中医上说,该病属于“痿证”的范畴,中医早在《黄帝内经·素问·痿论》中就已提出“治痿独取阳明”的基本原则。

  现在,越来越多的患者寻求针灸疗法,主要出于三个目的:1。通过刺激阳明经穴,补益后天脾胃之本,治疗四肢肌肉痿软无力;2。通过对背部膀胱经的治疗,舒筋缓急,调理五脏六腑,缓解肌肉紧张和痉挛;3。通过刺激颈项部的穴位,有效改善言语障碍和吞咽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