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口是多么柔软敏感的部位,当它被直径2厘米、长1.7米的螺纹钢筋贯穿,那是什么样的感受?想想都足够头皮发麻了。

  5月28日中午,一名工地的施工人员从高空坠落,不幸被钢筋扎穿胸口,命悬一线。

  台州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胸外科的6名医生联手执刀,历时2个小时,将伤者从死神手里夺回。

  ●可怕!男子胸膛被钢筋生生贯穿

  孙师傅(化名)在温岭当地一家建筑公司上班,28日上午,他和同事们在工地施工,当时一个没留神,他脚没站稳,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

  脚手架离地面挺高,约莫有四五米,孙师傅掉下的瞬间,顿时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他搞清楚状况后,当场瞎懵了。这种只有在电影里才见过的桥段,真实地发生在了他身上:原来在高空坠落的时候,他刚好摔在下面竖着的一根钢筋上,尖锐的钢筋借着他下坠时的强大冲击力,瞬间将他身体贯穿了。

  “钢筋从孙师傅的胸部左侧刺入,从右侧穿出,孙师傅整个人就被钉死在了地面上,谁都不敢动。大家都被这一幕吓呆了。”孙师傅的同事小罗回忆,当时大家围了上来,却手足无措。这钢筋足有1.7米长,又不能胡乱拔出,孙师傅痛苦地呻吟着,浑身抽搐。

  报警后,消防部门和急救车先后赶到。消防官兵使用了专门切割钢筋的切割机,小心翼翼地将底部的钢筋切断,随后,孙师傅携带着一大截约莫有1.2米长的钢筋,被塞进急救车里,运到最近的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

  据120急救车的梁琴娥医生介绍,为了避免二次伤害,在急救车转运医院途中,医护人员、110警员及孙师傅的家人全程扶着担架。

  ●万幸!钢筋完美避开重要部位

  在孙师傅还没送到前,胸外科张宗良副主任医师已经焦急在急救中心门口等候。大约11点21分,孙师傅到达急救中心。

  张宗良经过检查,发现伤者生命体征平稳,和他对话,对方思路还是非常清晰的,对答如流。“眼下最关键的,是要马上确认他是否被钢筋刺到心脏或者动脉血管等重要部位。”

  但是,要给孙师傅做这样的检测几乎不可能,身上携带了这么长的一根钢筋,CT或其他造影检查根本无法展开。在做好血液配型后,张宗良医师和急救中心医护人员先将伤者孙师傅送至手术室。

  “留着那么长的钢筋,任何手术都会受到阻碍。”在张宗良等医护人员的邀请下,当地消防人员披上大褂,戴上手套,带着切割机到手术室,继续将露在孙师傅身体外头两侧的过多钢筋部分切除。

  由于伤者是左右侧胸贯穿伤,无法平躺或者侧躺,为了避开其受伤部位,手术室医护人员为伤者垫了5个体位垫,10多位医护人员同时使劲,把伤者从急救担架转移到手术台上。随后,超声影像科医生为伤者做了B超检查。

  “B超一照,大家悬着的心顿时放下了,运气真的不是一般好。”张宗良说,他们检查发现,尽管锈迹斑斑的钢筋将孙师傅捅穿,但是重要脏器均没有受伤。“心脏这里非常危险,离钢筋经过的位置就差了半毫米,只要稍微再偏一点点,孙师傅的心脏可能就要被捅伤了,那他就未必能这么幸运地坚持到现在了。”

  ●顺利!胸部两侧同时进行手术

  当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大家又有些犯难了。到底该怎么样把孙师傅体内的钢筋取出来,又不会伤及体内器官呢?

  经过商议,医护人员决定胸部两侧同时手术。

  方案一定,胸外科主任李明东、单立群、张宗良等两组医生同时开动,进行两肺修补术及胸腔探查术。麻醉科副主任郑燕国主任医师进行术中监护。手术室里的氛围非常紧张。

  “我们从两侧沿着钢筋慢慢往孙师傅身体里深入,将孙师傅体内和钢筋紧挨着的血肉组织慢慢和钢筋分离出来。最后,我们基本上将他身体里的皮肉和钢筋完全分开了,好像中空了一样,这才缓缓将钢筋从孙师傅体内抽出来。”

  到了中午12点多,钢筋终于被慢慢抽了出来,在钢筋拔出的瞬间,在场的医护人员都松了一口气。

  胸外科医生们随后为孙师傅切割了少量戳坏的肺部组织,并且进行“修补”手术。“我们切掉的肺部组织大概占孙师傅整个肺部的1/20,所以对孙师傅以后的呼吸功能不会有太明显的影响。”

  到下午1点50分左右,手术顺利完成,孙师傅被送入ICU继续接受治疗。在医院胸外科、麻醉科、手术室、急诊、超声影像科等20多位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抢救初战告捷。但因为继发感染、并发症等因素,孙师傅目前还需要在ICU监护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