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哥,你想看什么呢?”

  “给我点赞,给我打赏,你想看啥都可以哦。”……

  她们谈吐直白诱惑,借着网络直播平台,表演不堪入目,传播淫秽色情内容。今天下午(5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公布了上城警方、江干警方、下沙警方于近期捣毁“九月久”、“七色(小公举)”、“PR社”这三个号称“美少女直播”的涉黄APP,涉及10多个省份,抓捕83人。

[1]

  [1]

  女大学生宿舍直播,男女朋友共同黄播

  这些黄色主播毫无底线

  晓晓(化名),95后姑娘,杭州人,是湖州一名在校大学生。

  晓晓是从去年12月开始到“九月久”APP做黄播的,她进入这一行的理由也非常奇葩——

  前男友向晓晓借钱,晓晓从妈妈的支付宝拿了两三万给前男友,但是到了还款日还不出来。后来晓晓跟认识的一男子说起这事,男子便怂恿晓晓做黄播。

  晓晓之前在正规的直播平台上也做过直播,有一定经验,便有点动心。

  男子对晓晓说,他想跟晓晓“借位”假装发生关系,录一段视频上传,晓晓也同意了。结果假戏真做,视频流到了网上……

  视频上传后,一名男子冒充深圳网警,说要调查晓晓,让晓晓到深圳配合调查,晓晓也去了。结果到了深圳,晓晓又被这个男子给骗上了床。

  之后,晓晓便正式加入了黄播,因为是在校大学生,她的直播一般都是在深夜,地点是宿舍。她住的是下铺,等室友们都入睡后,她便拉起下铺的床帘,在下铺进行黄播……

  从去年12月到被抓,晓晓赚了6万元,但是代价也很大,大好青春尽毁,被学校开除。

  还有一位在“九月久”黄播上比较火的主播“榄菊”(化名),她一个星期就能赚两三万元,但是在做黄播之前,她只是一名无业人员。

  “榄菊”跟男友在浙江温州相识,后到了四川。由于两人都无业,生活窘迫,男友爱好看黄图,也有一群黄友,男友了解到网络黄播后,与女友“榄菊”商量,想以黄播赚钱。

  “榄菊”没有做思想斗争,同意了。之后,“榄菊”与男友的闺房视频在黄播上迅速串红,“榄菊”在房间内直播,男友就在边上看,“榄菊”赚的钱都跟男友一起花了。

[2]

  [2]

  美女直播月入上万元,直播内容不堪入目

  现在网络发达,直播流行,除了生活娱乐还是有很多正能量;但是这群“美少女”的APP直播,真的让人大跌眼镜。说直白点,所谓的“美少女直播”全部都是“黄播”。

  钱报记者从杭州警方了解到,这群美少女主播,基本都是80后、90后,她们的日常生活,除了在APP上进行“黄播”,也混迹于夜场。

  “她们其中一部分人的想法是,不想跟别人发生关系,但能通过直播裸露从中获利;但是也有一部分直播者,会通过私下加微信,然后与客人见面。”警方说,“她们的想法很简单,通过直播能来钱,而且非常容易,来钱也很快。”

  主播以淫秽色情表演的形式吸引用户,用户以赠送礼物的形式对主播进行打赏,一般一个礼物的花费在几十元到上千元之间。从案例中钱报记者了解到,这些“美少女直播”基本月入都是上万元,如果长得好看一点,钱更多;如果姿色一般,只要敢露、敢讲、做博出位的一些不雅动作或者更夸张的让人难以启齿的直播,盈利颇丰。个别女主播一年非法获利近40万元。

  杭州警方为了取证、查实这些涉黄的“美少女直播”,也曾卧底混充“看客”进入到这些直播平台,上城警方孙警官对钱报记者说了一句话:“直播内容,你想象不到,实在不堪入目……”

  另外经杭州警方查证,涉黄APP直播不仅仅限于晚上,一般白天直播收视率更高,可以说是从早上一直直播到晚上,只要有人看,只要有人打赏,就会一直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