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下午4点,浙医二院滨江院区综合ICU(重症监护室)。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仅有的一点光线透过百叶窗投射进来,重症病人们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医务人员像往日一样穿梭其中。

  突然,A4病床传出一阵清脆的琴声,拨片划过琴弦后发出的声音在空气里颤动,打破了ICU沉闷寂静的氛围。

  随后,一曲悠扬的琵琶曲在病房里飘散开来……

  这是一场特别的独奏会。演奏者是刚入职的住院医师张心怡,聆听者是苦苦等待心脏移植的重症病人华宁(化名)。

  ICU主任黄曼在一旁拿出手机,记录下了这个时刻,并发在了朋友圈,“今天查房时清醒的ECMO(人工心肺)病人说想听琵琶曲,满足她,心怡是专业水准哦!”

  观众华宁:患心脏病20多年,最终只能心脏移植

  华宁是个44岁的杭州女人,20岁时就确诊为肥厚性心肌病。这颗有缺陷的心脏陪她度过了二十几年人生,见证了她结婚、为人母。但一年前,它开始“罢工”,无法为身体提供足够的支持。

  去年,华宁第一次因为心源性休克被送到急诊室抢救,之后做了心脏射频消融术。手术效果一般,术后她每天在家卧床静养,很少活动,但仍然气喘胸闷,很不舒服。

  5月8日,华宁又一次心源性休克,家人赶紧把她送到浙医二院滨江院区急诊室。

  黄曼主任回忆,病人来的时候神志不清、失去意识,由于心脏功能衰竭,血压下降得厉害,其他重要脏器也受到影响。

  原有的心脏已经无法维系她的生命,于是黄曼主任紧急召集ECMO(人工心肺)小组,对病人进行抢救。

  上完人工心肺后,华宁的病情暂时稳定下来,但她直到5月20日才苏醒过来。

  醒来之后,华宁才从父亲口中得知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黄曼主任告诉他们,病人自己的心脏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通过心脏移植换上一个新的心脏是目前最佳的治疗方案。

  依靠ECMO(左边这台机器)维系生命的病人

  演奏者张心怡:8岁开始弹琵琶,还在医院组了一个乐队

  张心怡是九零后,今年27岁,去年从福建医科大学毕业后,成为了浙医二院ICU的一名成员。

  她留着娃娃头,戴黑框眼镜,穿一双匡威的运动鞋,看起来稚气未脱,一副大学生的模样。

  张心怡8岁开始学琵琶,十几年前就通过了琵琶十级。像大多数学乐器的孩子一样,她也曾在升学的压力下放弃弹琵琶,后来上了大学,才慢慢重拾这个爱好。

  去年正式入职后,虽然工作时间紧张,但她还是每天抽出至少一个半小时练琴。

  她还和另一位吹陶笛的男医生陈一冰组了个乐队,准备在琵琶老师的工作室演出。同事们开玩笑,给他们起名叫“心冰乐”组合。

  从小到大,张心怡常常登台演出,给别人弹奏对她来说不是难事儿。

  520那天,单身的她觉得无聊,就抱着琵琶在门诊大楼放着钢琴的“广济之声”练了几曲,引得不少病人和医生驻足欣赏。

  520那天,张心怡在医院练琵琶

  但她从没想过,她会在ICU里为一个重症病人独奏。

  独奏会:医生参与了抢救,还为她一个人演奏

  由于心脏供体紧张,华宁只能边用人工心肺,边默默等待。一向乐观的她,这次有点担心害怕了。

  那段时间,她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梦中惊醒后还是处在惊恐的状态,就紧紧抓ICU一位男护士的胳膊,缓解一下情绪。为此,她特别感谢那位男护士。

  5月25日早上,华宁在病床上无意中听到了一段对话。医护人员提到张心怡每天都练琴,黄曼主任提醒说,“让她去示教室练,别打扰到病人和医生。”

  华宁心想,现在的年轻医生都那么有才华,不仅能治病救人,乐器也玩得这么溜。

  她一向直爽,马上叫住黄曼主任,“黄主任,你对年轻医生好严格啊,弹琴不是蛮好的嘛,我就想听一听。”

  黄曼主任觉得,病人最近情绪不太好,如果音乐能让她放松一些,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她马上通知上夜班的张心怡,让她下午就过来一趟。

  见到华宁,张心怡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那天晚上抢救的病人嘛。原来,张心怡也参与了抢救,但病人当时处于昏迷状态,所以认不出她。

  这段时间,张心怡正好在苦练古曲《六幺》。《六幺》又名《绿腰》、《乐世》,是唐代有名的曲目,主要表现大唐的繁华盛世。白居易的《琵琶行》就有一句“初为霓裳后六幺”。

  她觉得,这首曲子整体比较积极向上,正好适合鼓励这位重症病人。

  此时,华宁已经让护士梳洗完毕,戴上眼镜,端坐起来。曲子共4分多钟,她安安静静地听着,到了精彩之处,就双手竖起大拇指“点赞”。

  那天,张心怡弹得特别流畅,不仅把平日里积累的技巧都发挥了出来,还投入了更多的感情。结束后,她要马上回到工作岗位,但道别时仍不忘鼓励病人,“心脏移植一定会成功的,加油!”

  华宁说,她平时喜欢看看书,以前接触过大提琴,但从来没有认真听过琵琶,“我何德何能,住在重症监护室还能听到这么美妙的音乐。”

  那天听完后,她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睡觉也踏实了,不再噩梦连连。记者见到她时,她精神很不错,满面笑容,说话清晰,双手还握着锻炼肌力的小工具,随时捏一捏。

  连黄曼主任都很惊讶,音乐竟然能带给病人这么大的能量。她说,其实滨江院区ICU的每个单间都可以单独放音乐,有时候正好碰到病人生日,医护人员就专门放一首生日快乐歌,但现场演奏还是头一回。

  最让黄曼主任欣慰的是,这种方式能增进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信任,现在华宁很配合治疗,和医生一起积极地等待心脏供体,期待新的心脏能让她获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