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机油、废焦油、精馏残液这些危险化学残留,本该被送往危废处置中心进行专业化处置,却在利益驱动下,多年来不断流入绍兴两家黑企业、黑作坊,通过非法加工摇身一变,成了“防水涂料”、“燃料油”后重新流入市场。

  近日,绍兴越城公安直击源头,彻底斩断了这条集原材料供应、运输、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黑色产业链。

  今年4月中旬,在前期取得确凿证据下,绍兴越城公安分局联合越城区环保局,分别对位于市区城南街道九一村的某化工责任有限公司以及鉴湖街道栖凫村茶厂旁一防水材料加工厂进行了突击检查。

  检查中,办案民警发现位于九里的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将废机油、精馏残液(均属危险废品)等可燃烧危险物质掺入燃料油,以低于正常燃油价格销往诸暨店口等地小作坊用于炼炉燃烧。

  与此同时,更为触目惊心的一幕正发生在藏匿于鉴湖镇偏远山坳中的一家非法防水材料加工厂。

  检查现场,大量桶装废焦油、精馏残液随意堆放在露天,污水横流,气味刺鼻。

  工人们在明知原料为危险废物的情况下,平均每天仍将1.2吨左右的废焦油掺入生产,制作出近3吨劣质防水涂料。

  这些劣质防水涂料,最后将会以低于市场价一半的价格流入宁波、金华等地涂料市场,继而到达消费者手中。

  经查,仅2017年一年,该加工点非法处置的危险废品就达300吨以上,对周围区域空气、水源、土壤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严重环境污染。

  如此危害巨大的危险化学废料从哪来?最终源头又在哪里?查封现场后,越城公安民警深知后续工作远没有结束。

  案发后,民警立即对两家单位主要涉事人员劳某、冯某等人采取了强制措施。通过连夜审讯,一个本案至关重要的人物随之浮出水面。“我们发现,这两家涉事工厂所用危险化学废料,全都来自一个名为唐某的本地男子手中。”

  据防水涂料黑作坊老板冯某交代,自2013年开始,便伙同嫌疑人胡某以牟利为目的在鉴湖镇栖凫村茶厂旁、水库旁先后非法开设了防水涂料加工厂,并雇佣工人班某等人进行生产加工。这期间,他与专门出售废焦油及蒸馏残渣、精馏残液等危险废料的男子唐某接上了头,从唐某手中购得危废物质废焦油2500余吨。

  相比之下,劳某与唐某有“业务”往来的时间更早一些。这些年,劳某以300至1000元一吨的价格陆续向唐某购买废机油、精馏残液1000余吨,并将上述物质添加入燃料油中进行出售。

  两方矛头指向的唐某究竟是何许人也?经过层层剖析,整合线索,办案民警最终确认了他的身份信息。

  原来,嫌疑人冯某与劳某口中的上家唐某真实身份是舟山一家化工有限公司在绍兴的总经销。2012年至2017年年底期间,唐某多次从舟山某化工有限公司处购得危险化学废物,之后每吨加价250元分销给劳某、冯某等人。据查证,唐某每年至少向该公司购买危险废物400吨以上,从中非法获利上百万元。

  随着唐某全盘托出,这起特大环境污染案背后真正的元凶也终于浮出水面。

  据调查,在唐某的背后,隐藏的是整个化工公司多年来的灰色产业交易链。该公司上至法人代表,下到货车司机、财务出纳、环保负责人全都参与其中,为了赚取灰色收入,不惜全员铤而走险。

  “去正规危废处置中心处置一吨危废品需要花费3000元,而该公司年产危废物就达1000吨以上,仅此一项企业每年就要多花费300万。而将这些危废物品出售,每吨还有800元收入,企业能创收80万元。这一来一去,就是近400万元的差额。”办案民警的一笔账,清楚又痛心。

  在该公司法人任某授意下,由环保负责人陈某对危险废物的评估、台账进行造假,每年最多将8吨不到的危废数量送往危废处置中心处置;同时车间负责人对产出的危废物进行秘密收集储存,出纳则将危废销售所得存入公司“小金库”。货车司机更是多次非法运输危废物至外地,一年达30余次,每次10吨左右。

  一边是年非法售卖1000吨危化物,一边是年“最多”合法处置8吨,这是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数据对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可惜涉案人员的双眼早已被金钱所蒙蔽。

  截止目前,本案涉及的20名嫌疑人均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绍兴越城公安抓获,此案还在进一步深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