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自网络图自网络

  很多时候,刑警赵卓和队员们是“快递小哥”“出租车司机”“外卖哥”“水电工”,甚至是乞丐、残疾人……他们活动在你的身边,你却毫无觉察。但对于犯罪嫌疑人来说,他们极其“危险”,现身时只有一米之遥。犯罪嫌疑人从毫无戒备到束手就擒,不会超过三秒。5年的刑侦生涯,赵卓已抓捕200多名犯罪嫌疑人。

  特别的警察队伍

  进入杭州市江干区便衣大队,你会见到一面很特别的墙。

  玻璃大门一打开,各色嫌疑人的照片密密麻麻布满了一整面墙。

  这样的照片几乎每月都会更新,进出便衣队的办案人员,都会下意识瞥一眼上面的面孔,加深点印象。

  在这里,除了正装民警,你还会看到另一幅景象:有的人着装随便,发型也是随心所欲,有的人胳膊上还有“文身”。

  第一次见到赵卓,他穿着宽松的短袖,头顶发型一边倒,打扮蛮时尚,让我很意外。

  如果走在街上,你会当他是个大男生,而他的真实身份是杭州市江干区便衣大队北片区的负责人。

  这样的修饰,其实是刻意的,在一线战场,这样的装扮更具隐蔽性,甚至会影响到任务的成败。

  快速反应有多快?

  快侦快破,是这支隐蔽在公安一线队伍的本色。

  有多快?

  以下场景并非演习,来自真实案列——

  时间:2017年5月21日晚11点13分

  地点:范家路

  市民报案:手机被人偷走

  30分钟后……

  时间:11点43分

  地点:便衣大队视频中心,“嫌疑人已锁定!正逃往下城辖区。”

  21分钟后……

  时间:12点04分

  地点:下城区。路面便衣警察老A汇报,“嫌疑人已抓获。”

  从市民报警,到现场分析研判,再到视频锁定,路面便衣布控,最后嫌疑人落网。仅仅用了不到60分钟。

  “执行任务必须高效。”赵卓说,“普通盗抢案件,我们有要求:一个小时之内明确嫌疑人身份,12小时之内要抓捕归案!”

  第一次抓捕

  赵卓说,他从小就喜欢当警察。

  “为什么做警察?”这个在警察队伍里常被问到的问题,他自嘲地说,“或许受了香港警匪片的影响吧。”

  造化弄人,一心想当警察的赵卓,高考时却考进了新闻系广告专业。

  而当警察的心,像星星之火,一直不灭。

  那年,浙江警察学院招考政法干警,他再次捧起书本,寒窗苦读,终于如愿以偿。

  赵卓至今记得他当刑警时第一次执行的任务。

  2014年年初, 他和队友负责抓捕一对在旅馆里吸毒的嫌疑人。

  那时刚参加工作,没有实战抓捕经验,他坦承,“心里在打鼓。”

  他不知道一脚踹开门的时候,将会面临什么,冰冷的手枪,锋利的尖刀?

  所幸,抓捕行动很顺利,两名嫌疑人束手就擒。

  女友知道这事后,哭着搂着他说:“如果你一脚踢进去,面对的是子弹,我该怎么办?”赵卓没有回答。

  2016年,有着两年刑侦经验的赵卓,加入江干区便衣大队,成为一名城市守夜人。

图自网络图自网络

  队友来自五湖四海

  赵卓带队的江干区便衣大队北片区中队,队员30多个,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抓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