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版师是什么?

  这个问题现在的年轻人故事很少有人能回答上来。

  而上了年纪的人也不一定知道,这是上世纪一个鲜为人知的职业。在黑白照相盛行的年代,他与拍过照的人都有关。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们拍完照要等几天才能拿到冲洗好的照片。然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除了拍摄和冲洗,他们拿到的照片还经过修版师的修整。因此修版师也被称为隐形的“美颜师”。

  在杭州萧山潘水南苑一家药材店里,便隐匿着这样一位修版师,至今仍在修复不少珍贵的黑白老照片。

  他用他的笔修复的那些关于岁月的故事,几天几夜都讲不完。

  近日,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走近了他的生活。

隐匿在萧山药材店里的他隐匿在萧山药材店里的他

  是曾经的美颜师

  今年64岁的朱耀坤是萧山人,和妻子开了一家药材店。经营店铺的同时,他还有另一个爱好——修复黑白老照片。

  这门手艺习得于40年前。1979年,服从单位安排,朱耀坤从厨师转行到萧山城厢照相馆,做的工作就是修版师。

  “当时是跟临浦调过来的一位老师学的。”

  修版师的工作是负责在底片上用铅笔修,或者在洗出来的照片上用毛笔调整图像缺陷,就像现在的后期修图师。

△朱耀坤年轻时拍的照片△朱耀坤年轻时拍的照片

  在底片上修版,朱耀坤的工具是一支笔芯削得很长很细的铅笔。底片的黑白与实际相反,在底片上多加几笔黑色,洗出来的照片会多一些白净。

△修版用的笔芯比这还要长△修版用的笔芯比这还要长

  为了把底片看得清晰,修版的整个过程都在黑漆漆的修版箱里进行,头蒙黑布,集中一束光源对准底片。

  修版的铅笔为什么要削的这么细这么长?朱耀坤说:“长,是为了手影子不挡住底片,细是为了修的更精准。”

  “修的最多的是脸部。特别是脸上的青春痘,我用铅笔把它涂黑,这样出来的照片上就没有痘痘了。”

  “比如眼尾皱纹有白点,就要用铅笔把它涂黑,这样出来的照片看上去年轻。”

  除了修掉瑕疵,朱耀坤有时还要给照片美颜:加深阴面,让脸部更有立体感;给女士画上几笔睫毛、添两个酒窝……

  一天八小时,他都这样耐心地在底片上一点点修出细腻的皮肤纹路,画阴影,留高光。

△朱耀坤比划着当年是这样修底片的,整个头钻进修底箱△朱耀坤比划着当年是这样修底片的,整个头钻进修底箱

  修复他们的老照片

  一起被修复的还有照片背后的那些故事

  修完底片,洗出来的照片还要再修。

  修照片的工具不再是铅笔,而是一支毛笔和一块不会褪色的墨。这两样工具朱耀坤一直保存着,已经有30多年历史。

△这两样工具有30多年了△这两样工具有30多年了

  “金不换墨块非常有名,它不会褪色;大紫三羊毫的毛笔也很好。”朱耀坤记得,这毛笔当时他花了三块六二买的,“这钱在当时已经是巨额了。”

  用这两样工具,朱耀坤一直做着照片的修复工作。

  黑白照片流行时,刚洗出来的照片还要再修一遍。

  到了1999年底,数码相机成为摄影界的主流,朱耀坤离开了照相馆,不过来找他修复老照片的人仍络绎不绝。

△朱耀坤喜欢用嘴巴蘸水,能更好地控制毛笔上的水分△朱耀坤喜欢用嘴巴蘸水,能更好地控制毛笔上的水分

  去年,余杭临平的沈先生找到朱耀坤,手上拿了三五张同一个人的照片,这是他的母亲,在沈先生14岁时去世了,只留下一张照片。

  多年的潮湿、霉菌,让这张照片看起来像被刷子用力地摩擦过。左脸有一大块已经掉落,眼睛、眉毛、鼻子和嘴巴的左半边也都磨损严重,耳朵轮廓模糊,脖子、衣服上还有多处划痕。

  沈先生找过许多照相馆修复这张照片,电脑修复过,手工修也复过,最大放大到16寸,但始终觉得不像母亲。

  他后来找到了朱耀坤。

  朱耀坤留下了最斑驳的原版照片,前前后后花了两天时间,将照片修复。沈先生看到好喜欢,哥哥姐姐们也觉得这就是母亲的模样。

  过了几天,沈先生又拿来一张破损的照片,这一次是他小学时的照片。

  “他要去开同学会,想把这张照片修复好送给同学。照片人数有点多,照片中不少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这次朱耀坤用了四天时间才修复好,还把照片做成了版画,快递给了沈先生。

  去年4月份,住在火车东站的何先生带了一张姑妈的老照片来找朱耀坤,他希望能把照片中的姑妈修得更好看一些。他的姑妈一生没有嫁人,抚养他长大,俩人情同母子。

  照片中的姑妈看上去很苍老。朱耀坤用毛笔把她左脸阴影加深,柔化了皮肤上的斑点,同时淡化皱纹,在眉毛和双眼皮添了几笔,使她一下子显得精神许多,看上去年轻了10岁。

  去年,朱耀坤一个同学,要去参加部队战友会,每人要带一张老照片。同学翻箱倒柜在一块玻璃下找到了一张老照片,长年压着,照片已晕开破损。朱耀坤凭着印迹和对称,修复了照片。同学满心欢喜。

  这是一位萧山人拿来的照片,照片是他们一家小时候的合照。朱耀坤用几天时间修复好,恢复了旧时模样。

  这门手艺很枯燥

  会后继有人吗

  朱耀坤说,修版师这门手艺很枯燥,修版时要一门心思,还要耐得住寂寞,要一点点来,急不得的。1987年他参加杭州地区职称考试时,只有他一个男的,其余清一色女生。

  “后来数码相机出来后,我们曾经的很多修版师也都纷纷转行了,聚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现在朱耀坤还守着他的毛笔和金不换墨块,闲暇时替找上门来的人们修补着老的黑白照片,也听他们讲着照片背后的岁月和故事。

  修复这些老照片贵吗?

  “还收什么钱呀,来找我修复照片的,我觉得他们多带着一颗孝心来的,既然他们有这种孝心,我为什么不帮助他们圆了这份孝心呢。”朱耀坤说,看到斑驳照片经他手后恢复了旧时模样的时候,很开心的。

  这样一门手艺正在渐渐消逝。

  “找不到人继承咯。”朱耀坤的孩子们都有各自的想法,做的也都是别的行业。

  每每想到这里,朱耀坤心里会有些怅然,也因此更加觉得能替人多修补几张老照片是一件幸运的事:“只要眼睛还看得见,我还会继续做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