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华是仙居的一个生意人,做得挺大。他爱收藏,家中有密室,藏了价值2000万的珍品。

  生意人出门多,阿华家常常长时间没人住。去年10月,阿华回家,眼前一幕让他几乎晕了过去——密室进贼了,墙上有盗洞,藏品被洗劫一空!

  密室如此机密,藏品如此众多,哪路窃贼有如此能耐?

  阿华没有想到,竟然是“身边人”下了黑手。

  墙上盗洞张大嘴巴,价值2000万的珍贵藏品都没了

  去年10月2日早上,出门多时的阿华回到仙居城区的家中,当他打开三楼密室暗门的一刹那,眼前的景象让他几乎晕倒:北边与邻居公用的墙壁被人打了洞,密室货架上自己半生收藏的珍贵玉器、古玩等珍贵藏品被人洗劫一空。

  这些宝贝凝聚了他多年的心血!阿华痛心不已。

  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展开调查。

  阿华家为四间地基的排屋,门前就是大街,被盗的密室位于三楼,外边是大客厅。因为室内都是珍贵藏品,阿华特地安装了先进的防盗装置,密室与客厅之间,安装了机关暗门,暗门外还有伪装墙与客厅周围的墙面融为一体,在颜色和质感上都是完全一样的,不熟悉的人根本不会察觉到这里还有一扇门。

  密室的北墙是与邻居家的公用墙,墙上被人打了个洞,直通邻居家,而这户人家的房屋是闲置的,闲置房再往北尽头转弯处则是一家快捷酒店。

  现场无论是密室、通行的盗洞,还是一墙之隔的空置房都有明显被精心擦拭过的痕迹。

  密室位于三楼,为何窃贼的墙洞打得如此精准恰当呢?

  盗窃团伙的头目,竟然是失主的“身边人”

  随着调查深入,警方先找到了嫌疑人之一朱某。

  朱某说,有个叫周某的人在一次闲聊时曾告诉他,干这笔买卖他是有内线的,但当他想细问这个人是谁时,就被周某打断了,叫他不要多问。直到有一次在加油站偶遇了一个叫朱某跳的人,听两人谈话,朱某明白这个人就是内线。

  面对朱某的试探,周某也默认了。

  朱某跳就是这起大案的幕后主使?阿华吓了一跳,因为自己认识朱某跳,两人还是要好的朋友。

  “2017年6月间,我曾跟朱某跳提过自己想出去旅游一趟,此后朱某跳多次询问我什么时候出门,我自己是8月底出门的,案发前,朱某跳一直与我有联系,我的行踪,朱某跳一清二楚。”

  但是,阿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人怎么会是贼呢?自己可以说是他的恩人。“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打我家的主意,我一直拿他当朋友的,生活上生意上能帮的可没少帮啊!”

  几年前,阿华与朋友在西安合股经商时,由朋友引见认识了朱某跳,当时阿华手头刚好有一批设备,应朱某跳的请求,慷慨好义的阿华将价值150万元的崭新设备作价8万元以口头协议形式送给朱某跳经营,日后还处处照应。自己在仙居时也会请朱某跳来家里喝茶闲聊, 还让对方进入密室欣赏过自己的藏品。

  平日里朱某跳一口一个哥地叫,对阿华家的事也是鞍前马后地跑,并不时送点野生溪鱼、山间野味示好。至于那8万元钱,朱某跳一直以没钱未还上,豪爽的阿华也没放在心上,直至案发一分未讨回。

  阿华怎么都不敢相信朱某跳会做出这种事来。

  民警迅速赶到朱某跳家中,但是案发后朱某跳已不知去向。

  像蚂蚁搬家一样,他们搬了半个月搬空密室

  经过缜密侦查,专案组圈定了追逃的大致方向,随后兵分多路,奔赴云南、江西等地对在逃的几名嫌疑人展开连续缉捕。10月13日,周某在云南广南落网,同日应某被抓捕归案;10月17日,王某和朱某跳又先后落网。至此,这起特大的密室窃案所有嫌疑人全部到案。

  朱某跳今年44岁,是仙居县朱溪镇人,曾在缅甸一带做过生意,对玉器有一定的认识,在阿华家密室见到其收藏的玉器后羡慕不已。可他哪有钱买啊?

  他想到了偷,可自己一人又干不了,怎么办?

  朱某跳想到了之前在狗场结识的周某,对方在盗窃方面很有一手。

  朱某跳找上周某,告诉他阿华家有很多宝贝,其中光两座金佛就有二三十斤重,自己对藏宝位置和阿华家人去向了如指掌。朱某跳许诺,得手后黄金归周某所有,自己只要玉器,事后自己再送其一辆奥迪轿车。

  两人多次商量后,决定由朱某跳提供阿华家信息,周某负责盗窃,为防秘密泄露,朱某跳与周某星一直保持单线联系。

  2017年8月下旬开始,在朱某跳的遥控指挥下,周某经过多次踩点,制定了详尽的作案路线,先是独自一人潜入阿华家,但找不到密室暗门,就找上了朱某做接应。

  朱某挡不住黄金的诱惑就入了伙,随后周某又专程赶到江西、江苏一带找来其他三人。经分工潜入阿华邻居家的三楼,花了几个昼夜的苦工,用电钻、千斤顶、撬棍等工具在密室墙上打了个洞,然后对里面藏品,像蚂蚁搬家一样搬了半个月之久。

  经多方努力,警方已追回近100件被盗藏品。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记者 陈栋 通讯员 曹红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