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项国家专利获得者,全国百名“环保之星”,两项全国科技竞赛活动一等奖获得者,杭州市青少年科技活动最高奖“长杭青少年科技奖”获得者,杭州少年科学院院士……这些都是13岁男孩俞果的身份。

  如今,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5月22日,中央文明办、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发布10名“新时代好少年”先进事迹,杭州市建兰中学七年级的俞果成为浙江省唯一的入选者。

  俞果是个不折不扣的“科技小达人”。自动避障车、多用挂钩、袜子固定架、七彩变色球……或实用,或有趣,从一年级至今,他已经连续设计制作了几十个小发明;3D打印、编程、模块化建模……大火的几种前沿技术,他样样玩得转;车模、空模、海模……在大大小小的各类模型比赛中,他几乎次次获奖,甚至有了“模王”的称号。

从小就喜欢《万物简史》从小就喜欢《万物简史》

  3D打印、编程、建模,他都不在话下

  在这个“科技小达人”的成长过程中,父亲俞敏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俞敏是上城区少年宫一名科技工作者,负责指导科技教育,自然也是科技创新的追随者,“家里的书房堆满了科技方面的各种书,有上千本。”俞敏说,俞果从幼儿园开始就喜欢看各种科普类绘本,“尤其是台湾出版的一套《小牛顿》,有几十册,他整天捧着看。”

  “上了小学之后,他就开始翻我的那些藏书了,大概二三年级时,他就喜欢看《万物简史》,我都觉得挺惊讶的。”俞敏回忆道。

  俞果的小学是在崇文读的。当时的班主任王婷对这孩子印象非常深。

  “他把《万物简史》带到过学校里,还在《心情日记》里记录自己看《万物简史》的感受。学校里每次开展捐书活动时,俞果也经常带来一大叠的科技类书籍。”

  从小,俞果也跟着父亲参加了杭州市、上城区少科院组织的各类科考活动:去黄村井煤矿,寻找煤炭形成和开采的秘密;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了解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发展历程……久而久之,他对科学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小学期间,俞果在科技发明上的天分逐渐显露出来。他尤其喜欢科学课,课上学到的一切新颖技术,在他的手中,都变幻成了一个个脑洞大开的创意产品。比如,利用3D打印,他做出了可以变换七种颜色的彩球,“它的内部还有个压力传感器,拍一下,颜色就固定住了。”

  王婷告诉记者,崇文实验学校每年都开展一次科技节活动,包括“挑战不可能的任务”、“科技实验秀”等,而俞果每年都会在擂主名单里出现。“三年级时,比谁吹得泡泡大,俞果就自己调制了一个配方,在泡泡里加糖和胶水,他说这样张力更好。”王婷说,俞果总是有很多金点子,他还喜欢和同学们分享,比如,怎么让鸡蛋摔不破,怎么让纸桥承担更多的重量。“后来,同学们一遇到科学上的问题,都会找他,他也带动大家一起研究。”

  在这里,俞果也经常代表学校参加上城区的各种科技比赛,包括直线车、圆轴车、象形飞机、机器人,等等。在王婷的记忆里,俞果几乎每次都能捧回一等奖。

  9岁的两个发明都获得国家专利

  他最关注“最黑科技”

  “他是个比较特别的孩子,平时很安静,下课的时间里也喜欢自己读书,但在课堂上会有很多与众不同的想法。”教了俞果六年,王婷对他的印象很深刻,“他有时会语出惊人,尤其善于发现问题”。

从平淡无奇的事情中发现有趣的线索,是这个安静的男孩尤其擅长的。从平淡无奇的事情中发现有趣的线索,是这个安静的男孩尤其擅长的。

  9岁时,俞果无意间发现窗外衣架上的袜子被风吹走了,他就钻进书房,设计了一个可以让袜子不再乱飞的神器。“他当时也把设计图拿给我看,让我提建议,我就让他自己先去尝试做。”俞敏说。就这样,从方型到圆弧型,从实心到打孔,前后反复画图、动手制作,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经过七次失败,俞果终于做出了理想的“袜子固定架”。“用这个L型的塑料支架撑起袜子,晾晒起来既不会被风吹跑,还不会变形。”俞果说,他还在这个固定架上钻了许多孔,“这样利于空气流通,袜子就干得更快了。”也正是这个发明,让俞果获得了第一个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几个月后,在俞敏的启发下,俞果又进行了一项新的创造,并再次获得国家专利。几个月后,在俞敏的启发下,俞果又进行了一项新的创造,并再次获得国家专利。

  “我在厨房挂抹布,想把整条毛巾撑开,可挂钩的宽度不合适,又不能调整。”俞敏把遇到的问题告诉了儿子,俞果就说他来想办法解决。而后,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一个“多用挂钩”就在俞果的手中诞生了。“你看,这些挂钩可以转动,不用的时候就缩进去节省空间。挂钩之间的宽度也可以调整,操作性更灵活。”俞果向记者介绍着自己的小发明。为了制作这个“多用挂钩”,俞果也反复尝试了很多次,“一开始列出了塑料、木头等各种材料,每种材料都做出来一部分试试,但是塑料太脆,木头碰到水会涨开,最后我才确定用亚克力。”

  类似的小发明、小制作,在俞果的书房里还有很多。比如,一辆会自动避开障碍物的小车,还有一个多功能的简易吸尘器。

  制作它们的灵感都是哪里来的呢?俞果说,在微信公众号或书上看到一些新鲜好玩的事物时,他就会自己尝试做出来,而他最关注的是“最黑科技”。刘慈欣是俞果特别喜欢的作家,“我喜欢科幻类的书,《刘慈欣科幻短篇全集》、《三体》都读过,它们描写得很玄幻,但同时有很多科学原理。”

  俞敏说,如果用当下流行的语言来形容,儿子俞果有点“宅”,他喜欢一个人呆在书房里,经常一呆就是几个小时,“看书,小时候玩乐高,大了就在里面拼模型,搞设计。只有我在电视上看《最强大脑》、《是真的吗?》之类的综艺节目时,他才会出来一起看。”

  对这个“科技小宅男”来说,发明创造只是一件好玩的事,他没有规划,但也许下一刻的灵光一现,又有一个创意十足的产品会从他的手中诞生。记者 张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