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把流浪歌手(画圈者)带走民警把流浪歌手(画圈者)带走

  这一年来,每到晚上,一个留平头、穿花衬衫的中年男人就会拖着移动音箱出现在解百门口的地下通道里。

  他两鬓斑白、皮肤黝黑,话不多,摊子摆好以后,就管自己一首接一首唱歌。

  他唱的大多是老歌,《痴心绝对》《真的好想你》《男人哭吧不是罪》……唱得不怎么好听,但人们来来往往,偶尔还是会有人给钱。

  流浪歌手看到警察很紧张

  5月22日早上7点左右,男人拉着音箱来到采荷服装市场门口,这时候,在附近巡逻的采荷派出所民警注意到了他。

  流浪歌手本来也不少见,可民警发现,这个男人一看到警服就神情慌乱,眼神躲闪,而且匆忙转身,似乎想尽量避开他们。

  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民警直觉这个男人“有问题”。

  民警走上前,男人见躲不过,便环顾左右,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

  “王浩。”

  “身份证号码报一下。”

  “没带,号码忘记了。”

  民警再问年龄、籍贯,男人都吞吞吐吐,含糊其辞。而且问得越多,他越紧张,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由于男人说不清自己的身份,民警把他带回所里进一步询问。

  在派出所装傻欲盖弥彰

  不过,男人依旧很不配合,他坐在审讯室里,装疯卖傻,一会说自己不识字,一会说自己没文化,只靠流浪为生。

  民警按照他提供的名字查询,根本查不到对应的身份信息。

  看来是随口报了个假名。

  民警又逐个比对调查,忽然眼前一亮——男人竟然是河南警方网上追逃的逃犯!

  “程××!”民警忽然叫出他的真名,男人毫无防备,抬头应了一声。

  这下,身份是藏不住了。可对于自己当年犯下的案子,他依然缄口不言,什么都不肯说。

  就这样从早上7点到下午3点,8个小时过去了,审讯还没有结果。

  民警已经跟河南警方取得了联系,给程放了一段对方传来的视频。

  视频里是一个女人,正在向警方指认嫌疑人。

  看到这个女人,程瞬间脸色惨白,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不不不,这不可能!”

  以为杀了女友,他逃亡七年

  原来,就是因为她,程才背井离乡踏上逃亡之路,还被河南警方上网追逃。

  七年前,37岁的程某还在老家打工,那时候,他认识了一个有夫之妇,女人的丈夫被警察抓了,两人情投意合,趁机发展了不正当男女关系。

  不久之后,女人的老公出狱,发现了这件事,要求她跟程一刀两断。女人便找到程,向他提出分手。

  程没有家室,女人还是他的初恋,他说什么也不同意,激动之下还拿出刀来威胁对方,可女人不为所动,依然坚持要分开。

  程见挽回无望,情绪激动,当即抱住女人,用随身携带的刀在她脸上、脖子上抹了数刀。

  女人倒在血泊中失去了意识,程以为对方死了,慌忙逃走。

  之后七年里,他先后到过武汉、合肥等城市,一直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老家不敢回,也不敢和家里人联系。

  去年,他辗转来到杭州,为了谋生,白天就出去给人打零工,晚上则推着音箱在解百地下通道、街头等场所卖唱。

  22日早上,程本来是打算去服装城找活干的,没想到前脚刚踏进市场,后脚就被民警发现了。

  民警告诉他,女人当年受伤后因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但伤势已构成轻伤。

  程多年未和家人联系,并不清楚情况,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把对方杀死了。

  “这么说我不是杀人犯了?”程眼睛忽然一亮,他说,自己2016年还在合肥认识过一个女人,女人问他“借”了3000元去办事,就没再出现过,他感觉自己被骗了,但没敢报警,“现在我还能不能报警把这钱要回来?”……

  民警说,程还有前科,2001年曾因为强奸罪被判刑5年。

  他是今年第97个栽在江干公安的逃犯。

  目前,程已被江干警方临时羁押,并等待移交河南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