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寻找刺激发泄生理需求,36岁的男子竟然在9个月的时间里,先后迷奸了10名女性。每次作案时,他都会将照片或视频拍下来留念。

  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受害者却全然不知道自己曾被迷奸,直至犯罪嫌疑人杨某被抓获归案。5月24日,杨某因涉嫌强奸罪被温州市瓯海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网上频繁购买迷奸药,买药先后花了好几千元

  今年36岁的杨某是湖南人,是一名大专毕业生,从2003年以来一直在温州工作生活,是一名家教老师。

  身材微胖的他戴着一副金属框架的眼镜,一脸的书生相,若不是被警方抓获归案,根本不会将他与变态色魔联系在一起。杨某这次被抓,也是栽在了他频繁购买迷奸药。

  去年,杨某有次上网,网页上弹出了一个迷情药水的小广告,出于好奇和试探,杨某加了对方的QQ,对方很快推荐了几款迷奸药给他,并详细介绍了药水应该如何使用。

  寂寞空虚的杨某当即下单了,从此便开始了他那见不得人的勾当。

  直至今年4月份,杨某得知自己经常在QQ上买迷奸药的上家刘某被抓了,自己恐怕也在劫难逃。

  4月18日,瓯海警方根据线索抓获杨某。

  杨某落网后交代,从去年4月份到11月份,杨某先后9次向刘某(另案处理)购买迷奸药,总共花了好几千块,买的最多的是迷晕口香糖,另外还有“九代”水、“力月西”以及几瓶催情药,其中“月力西”药效最强,需要用针筒进行直肠注射。

  ●先后迷奸十名女性,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被迷奸

  小月(化名)就是受害者之一,若不是警方通知她去做笔录,她至今都还不知道自己被杨某迷奸过。

  小月在温州市区一家KTV上班,据她回忆,今年4月10日,她陪几个客人喝酒聊天,杨某当时也在场。闲聊了几句,杨某告诉小月,自己跟老婆离婚了,心情不好,希望小月陪他一晚,发生关系的话就给她2500块。

  小月犹豫了一下,后来公关经理也怂恿她出台,还说到时候会打电话给她,帮她脱身,小月便答应了,杨某立即转了600元的包厢小费给小月。

  之后,杨某便带着小月来到了位于龙湾区的一处日租公寓,一进门杨某便给小月一片口香糖,后来又开了2瓶红酒,之后两人一边玩牌一边喝酒。

  大概喝了一瓶多红酒后,小月便晕晕乎乎地睡着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醒来后小月还是头晕得厉害。

  杨某告诉小月,昨天她喝醉了睡着了,两人什么都没发生。小月见自己衣服穿戴整齐,也就相信了杨某的话。

  为了避免被怀疑,杨某又提出要跟小月发生性关系,小月拒绝后杨某又转了200元出台费给她,之后小月便离开了。

  “当时我就只吃了一片口香糖,喝了大概一瓶红酒,第二天醒来除了感觉头晕、想吐,并没有觉得哪里不正常。”小月说,要不是警方将杨某手机里的裸照拿给她确认,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居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迷奸了。

  杨某交代,除了小月外,从去年8月份开始,他在杭州、温州等地先后用同样的方式迷奸了10名女性。杨某每次都是给受害人吃口香糖,或趁对方不备在酒里下药,将对方迷晕后,在被害人毫无意识的情况下与其发生关系,同时拍下视频或裸照,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受害人的衣服穿回去,再将剩下的酒都倒掉,制造喝多了醉酒的假象。

  等到受害人醒来后,再告知她们喝醉后什么都没发生,受害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已经被杨某迷奸。

  杨某出手阔绰,每个约出来的女性他都支付了包夜费,少则800元,多则6000元。“这些女性除了KTV的小姐外,其余都网上约出来的,有的说自己是在校大学生,我也没核实过。”杨某交代。

  杨某长得也文质彬彬,据杨某交代,他在温州平时是做家教的,经常提供一对一家教辅导。因为常年与妻子分居两地,心理和生理都倍感孤独,渐渐地沉迷于对女性使用迷奸药并拍下裸照或视频的方式寻找刺激,发泄生理需要。

  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杨某利用药物致妇女昏睡,趁妇女昏睡之机进行奸淫,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涉嫌强奸罪,故依法予以批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