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有空调、西瓜和撸串的夏天才是完整的夏天。但冰西瓜、冰啤酒和烧烤搭配着吃喝,胃真的受得了吗? 

  随着现代生活方式的改变,胃病的发病率逐年增加,据调查显示普通人群中已有近七成患有胃病。眼下杭城已经入夏,温度升高更适合细菌繁殖,也是胃肠道功能最弱的季节。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中医肿瘤科专家陈卫建教授说,最近来找他看病的患有萎缩性胃炎伴肠化的病人逐渐增多,这类病人大多是担心自己会发生癌变而来。 

  但是,得了萎缩性胃炎伴肠化真的会变成胃癌吗?陈卫建教授表示,确实在临床胃癌的标本检查中发现萎缩与肠化的比例较高,但萎缩与肠化并不等于胃癌,正常细胞成为癌细胞更是有漫长的一段距离。而现在,通过中医辨证治疗,萎缩与肠化甚至可以逆转。

  魏大伯就是陈卫建教授的一位患者,昨天他拿到了复诊的病理报告,欣喜地跑到陈教授的门诊里和他分享好消息:原本的肠化消失了,中度的萎缩性胃炎变成了慢性胃炎。

  爱吃腌制品、喜欢冰啤酒

  老杭州查出了中度胃炎伴肠化

  魏大伯今年61岁了,住在仓基新村,是个地道的杭州人。

  “我记得很清楚,是2013年春节前那段时间胃感觉特别难受,经常是吃完饭以后没过半个小时,胃就难受,一定要再吃点东西进去才感觉好一点。”魏大伯回忆,于是,他找到了浙中医大二院消化科做了胃镜检查,诊断为浅表性轻度胃炎。

  “根据医生的建议,我是一年做一次胃镜复查。当时吃了点药,胃痛的毛病也控制住了。”直到2017年2月份再查的时候,结果吓了魏大伯一跳,胃炎的程度进展了,轻度变成了中度,还伴有肠化。 

  原来,查出有胃炎后,魏大伯虽然在吃食上节制了不少,油腻辛辣的少吃了,但是有时候还是管不住自己。退休前魏大伯做了十几年的城管,工作忙的时候常常是要么一顿多吃点顶着,或者干脆就不吃了;平时,也喜欢喝点酒,尤其是到了夏天一瓶冰啤酒下肚感觉特别舒爽,和很多杭州人一样他还特别喜欢吃腌制品,腌菜、熏鱼是他的最爱。

  陈卫建教授解释说,西医认为胃炎反复,胃粘膜修复再修复,结果胃里长出了本该在肠道才有的细胞,出现了“肠上皮化生”,就是前面说的“肠化”。国医大师李佃贵教授则对这一现象探究总结了浊毒发病机理。 

“浊毒”理论:胃炎、肠化治疗的中医思维“浊毒”理论:胃炎、肠化治疗的中医思维

  “在中医的传统理论里,早就有关于风毒、寒毒、湿毒、热毒、火毒、疫毒的说法。而国医大师李佃贵教授提出的‘浊毒’理论,独树一帜。”

  陈卫建教授解释说,人体有许多生理物质,本来是清洁的,流动的,如果由于各种原因,失去其本来的特性,变成混浊、浓稠的物质,就引发人体疾病,那就是“浊”;同时中医认为,对人体的伤害因素都可以理解为“毒”;两者往往相兼为害,合而称之,就是“浊毒”。

  而当浊毒作用于人体,便可导致细胞、组织和器官的形态结构改变,包括现代病理学中的肥大、增生、萎缩、化生和癌变,以及炎症、变性、凋亡和坏死等变化。胃炎、肠炎、高血压、糖尿病、肥胖等,这些问题的出现都与浊毒在体内的堆积有关。

  比如慢性萎缩性胃炎伴肠化的病人,多数是偏好油腻的饮食,导致脾胃受损,脾胃运化不好,逐渐产生了湿浊,湿浊在人体中焦受阻,郁结不解,便会形成“浊”“毒”内壅之势。当浊毒瘀积在胃部,便导致胃体失去了滋润,胃腺体发生萎缩。

  运用“浊毒”理论,成功逆转“老杭州”胃萎缩与肠化

  魏大伯自从得知自己病情加重后便开始四处寻医。魏大伯说自己尤其相信中医,虽然看了几处效果不明显,但他依然相信胃病要用中医治疗,副作用小。

  “我的一位医生朋友推荐我来看看陈卫建教授的门诊,他说陈教授是师承国医大师李佃贵教授,在治疗肠化上效果非常好。”2017年末,魏大伯找到了陈卫建教授的门诊。

  “魏大伯是个比较典型的因为‘浊毒’淤积导致发病的患者,舌苔是黄腻苔,脉象是滑脉。我告诉他首先不要有心理负担,这个毛病是慢性病,调理的时间比较长,一定要有耐心,不能急躁。”陈卫建教授不忘给魏大伯打打气。

  在治疗上,陈卫建教授运用“化浊解毒”治疗法,根据魏大伯病情发展调整用药。“任何生胃病的人,病的起因变化以及病程发展都是不同的,这就是人的个体差异性。”陈卫建教授指出,在5个月的治疗里,他通过疏肝和胃、活血化瘀、解毒化浊、健脾和胃四个调理阶段,魏大伯原本的肠化最终成功消失了,中度的萎缩性胃炎变成了慢性胃炎。

  最后,陈卫建教授还指出,运用“浊毒”理论还可以指导养生。现在很多中老年人喜欢吃各种补药,虽然全是好东西,但如果体内有浊毒,那么身体可能越补越糟糕。所以他推荐患有三高的中老年人,或是面色粗黄,皮肤油腻,容易出疹的轻度浊毒患者,可以用香兰茶,即藿香、佩兰各3克泡茶代饮,去除中焦湿气,振奋脾胃的作用是非常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