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一个普通的周五。近午夜时分,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禁毒大队副队长李明德却开着警车赶往市局。路边的夜宵摊颇为热闹,但李明德没心思瞄上一眼,因为车上有一份案卷材料,得马上送回局里。

同一时间点,同一条路上,坐在白色别克车上的强子也在赶时间,他要去送东西——驾驶座边的扶手箱里,有一包烟盒,里面装着的,是一小袋冰毒。

昏黄的路灯下,白色别克车和对向车道的警车,擦身而过。强子的车加速度向前行驶,与警车交汇时,李明德瞥到了他。李明德狠狠踩了一脚刹车,可别克车连减速都减,自顾自开远了。

强子是名毒贩,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打照面了。

李明德稍一犹豫,没有追上去。近日在接受采访时,他回忆说,当时没有选择动手,是因为他认为抓捕时机并不成熟。

赌徒的“机遇”

在台州椒江的地下赌场圈,一旦有人问,那个有些秃顶的大块头在哪时,不少人就知道,强子又有新债主来要债了。

28岁的强子,是本地的小混混,好赌,欠下了近百万元的外债,他常抛下妻子和2个孩子,外出躲债。但自从去年底开始,强子却似乎不再担心债主上门了。

这不得不提一个人——强子新认识的朋友龙哥。

2017年底,龙哥再次出狱,50多岁的他,头发已经有些花白。机缘巧合,他来到台州找朋友叙旧,在酒桌上认识了强子。

两人很快混成了朋友,一次大醉后,强子问龙哥怎么进的监狱,龙哥拍拍他肩膀:“贩毒,被判了15年。”

没想,这不但没吓到强子,反倒让他寻到了一条“致富路”。潦倒的两人,很快达成了共识——一起贩毒,有路子的龙哥提供货源,有人脉的强子散货。

龙哥回了老家湖北,不久便有消息传到强子耳边,货源有着落了。

“大河,发财的机会来了。”一收到消息,强子马上打电话给了“好兄弟”大河,大河很快就赶来了。两人召集了几个“马仔”,让他们主动去找吸毒的人,散出有货的消息。

很快,这条消息传遍了“毒友”圈。货还没到,强子他们的微信上,已经多了不少“毒友”。

风声也同时传到了章安派出所。2月初,副所长老杨摸排了基本信息后,去了椒江公安分局禁毒大队,老杨此后从李明德处获悉,其实禁毒大队早已盯上了强子。

这几个月下来,强子俨然已经成为了台州地区的毒品最大供应商,他还和人合伙开了一家棋牌室,由大河负责打理。

毒贩和赌徒,白天是不太会露面的,而一到晚上,则是他们的狂欢时间。除了给毒友送货,强子和大河常常夜夜笙歌,或者流连赌场,日子过得好不惬意。强子的豪爽,也受到了KTV夜场女子的欢迎,很快,他就和其中1名女子,在七号码头附近租了房同居,偶尔才回趟家。

强子的风流,让李明德更加头疼了。原本,强子赌博时就有一定反侦查能力,成为毒贩后,警方追踪他更为不易。如今,强子多了一个落脚点,这意味着,警方的布控范围要随之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