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左手臂尺骨严重粉碎性骨折,但浙江温州市中心医院胸外科副主任黄日胜除接受手术和出院当天外,不休息坚持忍痛打着石膏查房、坐诊、上手术台,甚至将自己的住院病房当成了临时诊室。

  “门诊、手术都是骨折前就排好的,不能让病人等着。”5月21日,仍处于术后恢复期的黄日胜在手术间隙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

  黄日胜今年41岁,从医18年。4月23日晚,因暴雨路面湿滑,他在回家途中不慎摔倒,左手臂尺骨两处严重粉碎性骨折。

  次日办完住院手续后,因放心不下病人,黄日胜只在病房挂了一小时盐水便回到自己的科室,打着石膏在门诊看病、查房并与第二天要做手术的两位病患家属沟通,结束后才重新回到骨科病房继续挂水消肿。

  “因为骨折很突然,两天后已排好的病人手术又不能耽误,我只能向患者和家属说明情况,由科室其他医生主刀,我在旁全程指导。所幸当天手术进行的很顺利。”黄日胜告诉澎湃新闻,4月26日是伤后第四天,他接受了尺侧近端粉碎性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手臂内置入了1条钢丝、1块钢板、10枚钢钉。

  据其主治医生、温州市中心医院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胡艇介绍,以黄日胜的病情,应该在伤后七天,待肿胀消退、首次创伤缓解后接受手术最佳,但为与自己病人的手术日期错开,他坚持提前手术,“这对今后的恢复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术后住院期间,因不时仍有病人找来,黄日胜还将骨科病房当成了临时胸外科诊室,并“占用”骨科医生电脑开单开药。“大部分是之前患者介绍来的病人,还有一些病情严重的,实在不忍推辞。”黄日胜告诉澎湃新闻。

  5月1日拆除绷带后,黄日胜在家休息了一天便回到医院,重新做起手术。因左手尚未恢复,他改单孔腹腔镜术为双孔,主要用右手操作。

  “有同事说我是铁打的,但其实骨折后常疼得受不了,要靠吃止痛药坚持。我自己也知道需要静养,但只要想到每天有那么多病人要救治,就坐不住。”黄日胜告诉澎湃新闻,他的妻子和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虽然不赞成自己的“任性”,但还是表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