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张某松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被告人张某峰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近日,随着庄严的法槌落下,备受关注的丽水遂昌县蕉川村张某松等人受贿案在该县人民法院宣判,该村原党支部书记张某松和其子张某峰因“捞油”行为锒铛入狱。

  老支书竟成“过街老鼠”

  年逾花甲的张某松,有着10余年的党龄,且担任村干部已20余年。但恰恰就是这样一位曾经颇具威望的老支书,近几年在村里我行我素,甚至干起“捞油水”的勾当,引发村民的愤恨。

  时间拨回到2017年7月,遂昌县纪委联合县公安局、县政法委启动“打黑除恶 打霸拔钉 清障护航”专项行动,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村霸”“村痞”、宗族主义、涉黑势力等坚持零容忍,露头就打。行动启动之初,县公安局收到一封关于反映张某松敲诈勒索问题的实名举报信,因涉及村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公安部门将该案移送至县纪委、县监委。

  “听说他已经欠了一屁股债,私下还经常跟那些放高利贷的人称兄道弟,我们见到他都绕道走。”

  “这些年他想方设法当村干部,其实就是想‘捞钱’,什么项目赚钱他就做什么,根本不顾村里的发展。”

  ……

  在县纪委、县监委对该案调查之初,蕉川村村民还心存疑虑,选择沉默。随着调查人员深入走访和引导,村民的顾虑渐渐消除,纷纷痛诉张某松的种种恶劣行径。插手本村项目、虚报冒领扶贫款、索取贿赂……近七年来,在村里他“只手遮天”,村集体“债台高筑”。

  一笔转账记录牵出一窝“硕鼠”

  “你们看,工程老板楼某在2016年9月往张某松儿子张某峰的账户打了两万五千元钱,而且接下来的每个月都会给他打款。”在查阅张某松及其直系亲属银行账户明细时,数笔大额转账记录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楼某与张某峰并无私人关系,为什么会在每月固定时间给他转大笔资金?调查组顺藤摸瓜,真相逐渐被揭开。

  2015年10月,衢宁铁路建设途径蕉川村,中铁十二局需要在当地设立碎石加工厂用于铁路建设。碎石加工成本低,利润空间不小,张某松岂会轻易放过这个“香饽饽”, 一个敛财计划马上在他脑海中闪现。很快,他找来村委会主任周海平,借机打起私揽碎石加工项目的主意。

  “我们开始也不愿意把项目给张某松,但是他联合其他村干部扬言,如果不听他的,铁路建设时的政策处理他们就不配合。考虑到项目推进需要,我们还是照办了。”当被问及张某松为何能轻易获得碎石厂经营权时,中铁十二局工作人员道出了真相。

  由于当地有明确规定,村干部不得插手本村工程。项目到手后,张某松和周海平又拉村监会主任叶绍明“入伙”,结成利益同盟。然而,三人均没有经营碎石厂的能力,他们开始物色“操作工”,自己在幕后坐收“渔利”。

  猖狂“大鼠”带出狡猾“鼠崽”

  “小张兄弟,听说你爸手里有个碎石加工的活正缺人手,我在外地做了好几年碎石加工生意,设备、人员、技术都没问题,你看看是不是帮我牵牵线?”2016年6月,外地老板楼某听说蕉川村碎石厂的事后,主动与张某峰取得联系。

  张某峰心中一喜,很快约了张某松与楼某见面。

  “你做这个行当经验是挺足的,交给你做也不是不行,但是想做这个项目的人很多,我还得考虑考虑……”张某松话中透着一丝隐晦和神秘。

  此时,“机灵”的张某峰连忙补充:“你要搞清楚,要不是我爸出面,这么好的项目哪轮得到你一个外地人?你真该好好感谢我们……”

  “没问题,你们有什么条件只管提,我肯定尽量满足。”拿项目心切的楼某自以为捡了便宜,便连忙点头许诺。

  在此后的10个月内,张某松、周海平、叶绍明三人先后向楼某索取“好处费”共计74.2万元。贪心不足的张某松还让儿子张某峰出面,私下又向楼某索要“感谢费”共计19.5万元。

  “我本想通过碎石加工项目赚点钱,没想到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狮子大开口’,还威胁说如果不给钱就立即找别人施工。我实在不堪重负,又骑虎难下,只好向公安举报。”楼某在接受调查时坦言。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调查人员还挖出张某松虚报冒领扶贫款、违规报销等其他违纪问题。很快,张某松父子等四人的违纪违法证据被逐一锁定,并在移送司法机关之前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如今,案件尘埃落定,这窝胆大“硕鼠”将在冰冷的铁窗中忏悔自己的罪行。

  自“两打一清”专项行动开展以来,该县纪检监察部门切实加大对违纪、违法、职务犯罪的查处力度,对收集到的“涉霸、涉恶、涉黑、涉钉”相关情报线索及时处置。同时,从纪律、规矩等方面入手,抓好党员干部队伍管理,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提升管理能力和服务水平。目前,该县纪委监委已对18起相关案件进行立案调查,县公安部门有效处置122起涉嫌违法案件,各乡镇街道党委开展党员教育200余次。

  执纪者说:村干部本该是群众致富的领路人,但张某松却将党纪国法抛之脑后,利用职务便利谋取不正当收益,侵害群众切身利益。自以为能够瞒天过海,殊不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同时,该案也给我们提供了另一个思考“维度”,那就是家教家风问题。自古以来,凡是受人推崇流芳后世的家族,无一不是重视家教家风的。所谓“父之爱子,教以义方”,本案中张某松作为父亲“上梁不正”利令智昏,最终“携子同腐”双双入狱。其下场可谓悲惨,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该案再次给人们敲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