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多月的寻找,终于在这一刻有了结果。

  5月13日下午,湖北人蔡大哥和儿子小根在杭州市救助管理站的接待大厅里,神情焦急,又有些迫不及待。父子俩凌晨三点从湖北老家出发,坐着亲戚的车,驱车600多公里,花了9个多小时赶到杭州。即将要见面的,是分别了2个多月的妻子延大姐。

  蔡大哥一家住在湖北的一个山区,延大姐患有精神疾病,家中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右眼残疾的蔡大哥是这个风雨飘摇的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值得庆幸的是,儿子小根身体健康,在镇上的初中读书,学习也很努力。

  3月6日,镇上的赶集活动开始了,延大姐高高兴兴去赶集。让家人没想到的是,往常出去最多大半天就会回家的延大姐,从此音讯杳无。而此时的延大姐,全然不知家人的焦急,在出走途中精神病突发的她神智不清,迷迷糊糊地踏上了离家的路。。。。。。

  “弟妹(延大姐)平时精神状态还可以,偶尔迷糊。她离家那天我们都以为她只是出去走耍一会儿,没想到一走就是两个多月。这两个月可把我弟弟找苦了,侄子也一直哭,吵着要妈妈!”蔡大哥的堂哥回忆。

  在延大姐走失的日子里,一家人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到派出所报案、发寻人启事,用尽了所能想到的办法,但延大姐的消息就是求而不得。

  他们根本没想到延大姐到了杭州。

  4月27日,杭州滨江一派出所民警接到群众报警称有一疑似精神异常的女子在街上流浪,民警立即赶到现场,对其询问后无果,将其护送至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进行全面治疗。她就是已经病发,出走到杭州的延大姐。

  5月3日,延大姐的病情终于有了很大好转并稳定下来。“我们见她神智较平时清醒了很多,开始着手帮她找家人。但由于延大姐没有文化,名字也不会写,问了她很多次,她就说自己叫叶小燕,是江西省鄱阳湖人。知道老公叫阿红,儿子叫小根。”工作人员黄丽军回忆道,“我们满怀希望地沿着鄱阳湖周边的所有地区,摸排延大姐的情况,通过当地民政部门、公安部门,但结果却查无此人。”

  事情在5月11日出现了转机——延大姐说出一些重要线索:她是嫁到湖北的,夫家那边有座“XX山”。通过缩小摸排范围,救助站终于将延大姐的身份信息锁定,在与当地民政办取得联系,经多方、多次确认,延大姐的家人终于找到了。

  考虑到延大姐的家庭情况,救助站决定护送她返乡。可蔡大哥说儿子想妈妈想的厉害,决定让亲戚开车,直接来杭州把延大姐接回去。“这段时间每天都担惊受怕,怕她在外面被欺负,更怕小根以后没了妈妈。”蔡大哥说。

  一家人相拥而泣,蔡大哥一旁偷偷抹泪,“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