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母亲43年没有户口,女儿22年没有户口。

  都是杭州人,就因为没有户口,这么多年来,她们没有工作,也没离开过杭州,生活全靠“家庭照顾”。

  这事听起来真的像天方夜谭,却是发生在杭州大关的一件真事。大关派出所户籍民警沈逸峰说:“这是我从警30多年来,办理的最为复杂的户口难题。幸好现在有‘最多跑一次’政策,这家两代人的户口最近得到解决了。”

  拖了43年的落户难题

  事件的当事者叫秦女士(化名),1975年出生,今年43岁,杭州人。

  其中曲曲折折的故事,秦女士的堂哥是比较清楚的。昨天,钱报记者联系上了秦女士的堂哥。

  说起这件事,秦女士的堂哥叹了口气。这事儿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秦女士的父亲身上。“当年,我叔叔、也就是我堂妹的父亲离婚了,堂妹判给了我叔叔。当时,我堂妹还小,还没上户口。后来,家里人催叔叔去给堂妹办户口,他就说,插队时把堂妹的出生证弄丢了……”

  秦女士的父亲对户口问题一直不上心,一拖就是43年。历史遗留问题一下子也很难解决。每年,派出所上门户口登记,秦女士的户口问题一直是个“症结”。

  “这43年来,她从来没工作过、也没离开过杭州,靠我叔叔的一点退休金以及她老公的工资维持生活。后来,堂妹结婚了,生了个女儿,外甥女也成了黑户,这一黑就是22年。孩子从小学到初中,走的都是非正常程序,勉强算是读完了。但当外甥女要考职高时,没有身份证啊,没办法只能放弃。因为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口,我外甥女的前途也是被耽误了的。现在,外甥女在做清洁工,算是照顾照顾她,勉强生活混口饭吃。”

  熬成难题的落户方式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去年。去年,大关派出所决定解决秦女士一家的情况。

  但整件事情相当复杂。大关派出所户籍民警沈逸峰说——

  难点一,秦女士的户口问题,跟当年的户籍政策也有关系——1998年以前,孩子的户口是要随母亲的。当时,秦女士的母亲是桐乡的一个集体户口,想把秦女士的户口落到杭州来,但申报很难。没落到杭州,这事情就耽误了。后来,秦女士的父母离婚,母亲那边断了联系,秦女士的户口就这样搁置了。

  难点二,秦女士自己也结婚了,1996年生了个女儿。但1998年以前,女儿的户口落户还是要随母亲的,秦女士没有户口,她女儿自然也就没有户口了。1998年后,虽然可以随父亲落户,但秦女士的老公是外地的,还要申报手续,各种问题导致秦女士女儿的户口也搁置了。

  当事情真正引起重视,想解决问题的时候,难点三出现了——去年,秦女士的父亲去世了,户口也注销了。秦女士唯一有希望的,随父申报户口的条件也没有了……

  沈逸峰说:“这真是我从警30多年来,办理的最为复杂的户口难题。知悉情况后,所里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工作。”

  本来,沈警官打算找到秦女士的母亲,然后随母亲让秦女士落户,但找到秦女士的母亲后,发现现实条件不太允许:秦女士的母亲自己有新的家庭了。

  正当大家为秦女士究竟该以何种方式落户而一筹莫展时,沈逸峰了解到,秦女士父亲生前所在单位于2002年为秦女士一家三口提供了一套位于大关小区的生活住房。基于此,沈逸峰考虑可否以秦女士一家的现住地社区为落户点,这样做既避免了给秦女士母亲现有家庭带去可能出现的新矛盾,也使得秦女士及其女儿“人户一致”,为其二人后续到派出所办理身份证、开具证明等事宜提供就近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