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某人称“任我行”,掌管的不是魔教,而是“丐帮”。

  人们印象中的丐帮,早已烙上了金庸武侠的色彩:天下第一大帮,锄强扶弱,义字当先。但“任我行”掌管下的“丐帮”却没有那么光彩,强行索要,利字当先。

  温州“龙港丐帮”曾全国知名。一次次的曝光,一次次的打击,又野草般死灰复燃。随着帮主“任我行”被抓,“丐帮弟子”陆续被判刑,“龙港丐帮”或将正式谢幕。

“丐帮”拦截婚车“丐帮”拦截婚车

  龙港丐帮专盯红白喜事

  成功率几乎100%

  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东海之滨的超级大镇,常住人口40多万。这里印刷、礼品等产业发达,外来人口众多。

  2011年,“龙港丐帮”在有钱又有人的龙港成立。其前期的发展难以考证,爆发期大致在2012年。

  大多数人都见识过耍赖式的乞讨。手拿鸡毛掸,背着小孩站在车前面;假装学生拦车求助;指挥小孩拽着衣服不放……“龙港丐帮”则要聪明得多,他们专盯红白喜事,受害人为了赶吉时往往选择妥协,成功率几乎100%。

  2012年,“龙港丐帮”最先在微博上被集中曝光。发微博的主要是受害人,图文并茂,愤怒控诉。

  受害人之一老章家住龙港镇泰兴路。2012年5月2日儿子大婚,头一天晚上,家门口被人贴了一张盖有“龙港丐帮会”印章的红纸。红纸上说,他们赵帮主会亲自上门道贺。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足足来了6拨“丐帮弟子”。

  第一拨骑电动三轮车来的,4个人,站在门口敲敲打打,老章给了60元才打发走。第二拨4个老人,给了50元。第三拨3个大人2个小孩,又给了50元。

  而这些只是序曲。上午10:30,“赵帮主”登场,10来个弟子在大门口排成两排。“赵帮主”发话,弟子们来讨个彩头,只要580元红包,“我收了你的钱,别的就不用再给。要是还有人上门,报我的名号就行。”

  老章几番还价,孝敬了120元。原以为有了“赵帮主”的保证可以平安无事,结果半小时后又来了20来个“丐帮弟子”,阵容更强大了。老章赶紧报“赵帮主”名号,对方说是不同分会的,不管用。老章又给“赵帮主”打电话,竟然没接。闹腾半天,老章最后还是花100元破财消灾。

  等到中午11:30,婚车姗姗来迟。儿子憋了一肚子气,原来临到家门口,婚车等红绿灯时被一群乞丐拦住了。乞丐们躺在车前,给了200元才放行。

  乞讨太顺利了

  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

  为什么先后有6拨“丐帮弟子”光顾老章家?这和“龙港丐帮”的发展史有关。

  发展初期,“丐帮弟子”们只是试探性地向红白喜事人家讨包烟。由于太顺利了,于是逐渐走向规模化、职业化,胃口也越来越大。

  据说当时“龙港丐帮”分为6个派系,分别由安徽、甘肃、河南、重庆等地人员组成,各派总是抢地盘,干了几架。后来坐在一起谈判,推选出一名总帮主,成立分会,定下“帮规”。

  根据“帮规”, 各分会划分地盘,不得越界。各分会要过钱后,帮主会在主人家门口贴红纸,其他分会看到了就不得向主人家再要钱。

  可惜的是,没多久总帮主得了肺炎回老家去了。群龙无首,大家互相“串场”,甚至干脆自立门户。

在新人门口列队敲敲打打在新人门口列队敲敲打打

  帮主经常翻看黄历

  逢好日子就派弟子出门

  任某,因其在龙港混了二三十年,在丐帮有一定的影响力,被追随者们一致推选为“帮主” 。

  作为“帮主”,任某有诸多权利。

  如有新人要加入丐帮,需要他的同意。按照一名“丐帮弟子”的说法,加入丐帮要先交1000来元拜师,“不然要饭会被打的。”

  讨来的香烟,必须全部交给任某;讨红包的数额,由任某定,所有成员不可擅自更改。任某规定,不管红白喜事,红包一律开口要220元加两包中华香烟。如果主人家还价,最终数额需要经过任某的同意。要是私自决定少收红包,会遭到任某的责骂,甚至可能开除。

  据说任某常备黄历,经常翻看。“遇到好日子,他会提前打电话通知,我们会在龙港街头逛,看到谁家门口挂彩球,或在花店蹲守看结婚用的气球送到哪里。确定好地点后,提前一天上门讨红包。要是他们不愿意给,就会威胁他们在第二天办喜事时带一帮人来闹事。还有就是在结婚当天,接新娘时我们就围在婚车边或围在喜宴边不走开。这种情况下他们一般都会给。因为怕延误吉时、沾染晦气或破坏喜庆气氛。”成员杨某交代说。

  “讨到的红包当天分配,至今没有空手而归过。日子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去七八户人家,每人分到一两百元,没什么好日子也可以分到几十元。”成员王某供述。

  此外,其他一些拾荒的人和三轮车夫也会提供线索。线索有效的话,就可以领取10元奖金。

丐帮出具的红纸,盖有印章丐帮出具的红纸,盖有印章

  苍南警方秘密走访

  开展专案调查

  2012年5月,时任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作出批示,要求公安和当地政府对这一恶意乞讨行为坚决打击,还百姓以安宁。

  苍南警方着手调查。5月9日是黄道吉日,龙港镇有50多对新人结婚。当天,苍南警方出动上百名警力,清剿“丐帮”。其中40多名便衣在大街小巷蹲点布控。一上午下来,警方共抓获50多名“丐帮弟子”。这些人被处以治安处罚或警告。

  但同年10月,看着风头过了,丐帮又卷土重来。苍南警方立即成立“龙港丐帮”强行乞讨综合整治工作专班,采取秘密走访和公开巡查相结合的方式开展专案调查。

  这次抓了9个人,同样在行政拘留或批评教育后释放。

  “今天日子很大,结婚超多,龙港丐帮已经开始集合,各堂主带领各大长老、小兵倾巢出动,都堵到家门口了……”到了2014年,微博上类似的吐槽又多了起来。这次警方抓了30多人。

  针对警方的打击,任某改变了战术。他将弟子们分组,每组三四个人,由核心成员带队。

  “以前丐帮都是一群人去一个地点,效率低,被抓的风险也大,分组后大大提高了效率,被抓的也很少了。”成员张某供述。

  任某最近一次被抓是在2016年2月27日。当天他带着弟子在龙港镇泰安大酒店前,向新人强行讨要红包150元。新郎的伯伯看任某等人的穿着根本不像乞丐,气不过报了警。任某和团伙成员共11人被抓。

2013年苍南警方抓的13名“丐帮弟子”2013年苍南警方抓的13名“丐帮弟子”

  苍南法院首次对“龙港丐帮”作出刑事处罚

  “龙港丐帮”为何屡禁不绝?

  报警人少、取证难是一个原因。苍南警方曾和即将结婚的“准夫妻”们逐一联系,请他们在遭遇“丐帮”时及时报警,并录像取证。但所有的“准夫妻”都婉拒了,怕大好日子坏了彩头,也怕遭到报复。

  另外,丐帮弟子即使被抓也只受到行政处罚。资深的“丐帮弟子”很多是派出所的常客,拘留几天,包吃包住。安徽籍成员杨某就曾被拘留过几次。也有人提出疑问,这样的处罚有震慑力吗?

  近日,苍南法院审理了“龙港丐帮”3名成员强行乞讨案。杨某35岁,乞讨为生,张某、王某系夫妻,丈夫王某平时驾驶残疾车载客,遇到好日子便和妻子一起成为乞丐。仅能查明的,自2016年1月至3月,3人强拿硬要了11起,共计1620元。

  法院认为,“龙港丐帮”逐渐职业化,组织化,而非单纯的个人乞讨行为。该“丐帮”有明确的组织规则,多次结伙强拿硬要他人财物,破坏了社会秩序。

  最终,苍南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决,杨某被判有期徒刑七个月,张某夫妇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六个月,缓刑一年。

  这是苍南法院首次对“龙港丐帮”作出刑事处罚。此3人情节算轻的,适用了简易程序。其他人员仍在调查中,任某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