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坏男人给小丽(化名)喝了两罐啤酒,就把她带回了出租房,姑娘逃跑时从二楼楼梯滚落至一楼又被拖了回去。“这么多年来,我终于敢回忆那个噩梦一般的晚上,是你,鼓励我直视过往,你也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夸我勇敢的人,谢谢你,检察官妈妈”。

  小丽信中的“检察官妈妈”,同样是去年杭州龙翔桥遗弃案中小悦悦口中的“大妈妈”。她就是杭州上城区检察院未成年人犯罪检察科科长任祎俊。

  前两天,她还接到晓东(化名)的电话,“检察官阿姨,我当爸爸了”。任祎俊有些激动地说,这就是最好的母亲节礼物。

  1、那个受伤的姑娘来信说,检察官妈妈,我终于放下了

  未检科的案子跟检察院其他科室的案子不一样,当事人多为似懂非懂的未成年人。

  “拉一把,这个孩子就回来了,放一放,可能他这辈子就完了”,任祎俊说,所以不自觉地在这份工作里放进了太多太多家长的感情和思考。

  小丽的案子就很典型,这个17岁的常山姑娘只身来杭,在四季青帮人家卖衣服。2014年9月30日,网友王某请姑娘去KTV,期间灌了姑娘好几瓶啤酒,然后就把姑娘带回了出租房。在他动手动脚的时候,姑娘醒了过来,借口要喝水,就逃出门去,王某在后头追,姑娘从长长的铁质的楼梯上滚落至一楼,王某再度把她拖回去。后来姑娘大声呼救引来了路人。

(图为楼梯照,小丽就是从一个楼梯摔下去的,又被拖了回去)(图为楼梯照,小丽就是从一个楼梯摔下去的,又被拖了回去)

  当时案子到上城区未检科后,王某不认,说姑娘是自愿的。任祎俊和同事们实地走访、现场勘查,辗转终于找到了好几个目击者,在直接证据一对一的情况下, 大胆起诉,庭审中,王某面对扎实的证据,终于认罪。王某被判强奸未遂罪,有期徒刑两年。

  而这边,姑娘的创伤也很深,从二三十级铁台阶下滚落,浑身伤痕累累,更大的伤口在心里,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对女儿出了这种事情欲言又止唉声叹气。检察官们将王某诉上去,同时对小丽的心理疏导也马上开始,心理辅导工作还一直做到小丽的父母和亲戚。

  和以往的很多案子一样, 早就案结事了,但是工作,和感情还在延续。

  任祎俊和小丽一直有电话和通信联系,过年任祎俊还去常山小丽家看她。在最近的一封信中,小丽说终于放下,任祎俊高兴坏了,她的回信中又大大地把小丽夸了一番,“你是个乖巧善良纯净的姑娘, 我很喜欢你,把你当自己的孩子,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2、那些孩子“回来了”,什么付出都值得了

  任祎俊所在的杭州上城区检察院未检科,一共有3人,每年他们在承办案件中帮助到的未成年人大约有二三十人。

  上城区检察院未检科还是最高人民检察院设在浙江的唯一基层联系点,全国青少年维权岗。而任祎俊是浙江省保护下一代先进个人,杭州市优秀女检察官,上城区十大美丽女性。

  在过去这5年里,有6位迷途知返的孩子后来考上了大学, 20多人回归校园。

  未检科大量的工作不是案子本身。就像去年的龙翔桥遗弃案。

  检察官们了解到小悦悦的妈妈王某是个未婚妈妈,在小悦悦的抚养上确实也碰到了诸如落户难等不少现实问题,所以在案子之外,他们一方面让王某的父母原谅女儿,带王某的父母去福利院看小悦悦,建立祖孙感情,说服老人接纳。另一方面,上城检察院与公安、民政、劳动、教育等部门沟通联系,帮助悦悦落了户,入了学。在对王某做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后,还帮她联系了工作。

  而晓东的故事,媒体也曾进行过报道。他是杭州某敬老院里帮厨的帅小伙。他同时也是任祎俊经手案子中的一个当事人。

  那是2014年,上城检察院开始实践浙江对涉罪未成年人帮扶的一个新模式——政府出资、民间组织托管的新型未成年观护基地。

  为成年人偷自行车放风的晓东就是第一个帮扶对象。

  在那次帮扶中,晓东学会了烹饪,任祎俊还帮他联系了正规的烹饪培训,给他举办了18岁成人礼,待他从观护基地出来后还帮他联系了一家饭店做厨师。

  去年,晓东回了甘肃老家。此后一直和任祎俊保持着联系。

  前两天他打来电话,“任阿姨,我当爸爸啦”。

  晓东的妈妈抢过手机说:“任检察官,这孩子现在又勤快又孝顺,谢谢你,谢谢你啊”。

  听到这些,任祎俊眼泪就下来了。她明白,这个孩子算“回来”了。

  每年每天都在忙这些孩子,猛一回头,发现女儿都比自己都高了,那么瘦。

  母亲节前一天的任祎俊有瞬间的恍惚:孩子都那么高了,妈妈太忙了,好像给你的感情少了一点点。

  高二的女儿对她灿烂一笑,说:“妈妈,母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