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夜的城市中,夜间公交为晚归的人提供交通便利的同时,也让人感受到一座城市的温度。

  因为父亲的一句“重话”,初三女生离家出走,随意上了一辆夜间公交,坐在后车厢的她,带着委屈和困意睡着了……幸好,她遇到了热心负责的公交司机和民警。

  杭州网友“抽风的葵花”恰好目睹了发生在杭城夜间公交221路上的小故事,他发帖称“杭州很温暖”。

  深夜公交车上,小女孩睡着了

  昨天(5月11日)深夜11点,公交221路夜班司机涂殷尹,驾驶着公交车从起点站西溪蒹葭苑站出发,朝终点站艮山门东站方向开去。

  大约11点半多,221路行驶到武林广场南站,车上原本就不多的乘客,陆陆续续下车,车厢内只剩下最后一名乘客——一个女孩。

  车辆起步,继续开往下一站,市体育馆,车辆停稳,车门打开,后车厢的那个小女孩依旧没有动静。

  涂殷尹通过后视镜发现女孩睡着了。

  深怕她坐过站,到了下一站宝善桥站时,涂殷尹停车,从驾驶室上起身,轻声叫醒了她。

  “小姑娘,你要到哪里?别坐过站喽。”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女孩沉默许久,才带着哭腔答道,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这个回答,让涂殷尹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仔细一看眼前的这女孩——

  年龄估摸着初中生的光景,圆圆脸上戴一副眼镜,穿得很居家,短袖,短裤,和一双居家拖鞋,没有背包也没带手机。

  这不对劲啊。

  涂殷尹想了想说,“我这车也不能停太久,你要不坐在前面来,先跟我到终点站吧。”

  大晚上的,一个不知道去哪的女孩子,涂殷尹怎么也不放心让她随意下车,还是先带到终点站比较放心,坐到前头,也方便照看。

  女孩跟着他坐在了车厢前座。

因为玩手机遭父亲责骂,女孩离家出走因为玩手机遭父亲责骂,女孩离家出走

  车到终点站艮山门东站时,已经过了12点。

  停好车,涂殷尹想和女孩聊聊,可惜大多数时候女孩沉默不语。

  “你是哪里人呀?”涂殷尹尽可能地让氛围轻松些。

  女孩终于开口了,“江西上饶。”“巧了,咱俩是老乡呀。”

  女孩一点点道出了原委。

  原来,女孩今年初三,因为玩手机被父亲骂了,父亲还说了一句重话“后悔生了你”,而且手机也被父亲摔了。一气之下,女孩深夜离家出走,在文二西路丰潭路口站上了车,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聊天中,涂殷尹还得知,女孩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父母把她带到杭州来读书,而且,她成绩很好在班里一直都是第一的。

  涂殷尹继续开导她,“我也是做父亲的,我想你父亲肯定是气话,你想想啊,你父母把你带到杭州来读书,肯定挺不容易的,你突然跑了出来,他们肯定急坏了。”

  “要不,我给你父亲打个电话,我和他沟通下?”涂殷尹尝试着想问出女孩家人的联系方式,但女孩很倔,不说。

  但女孩答应称“我会回家去的”。

  可就在涂殷尹以为心头的大石可以放下时,小姑娘的一句“我还能坐其它公交车”又让他眉头一紧。看来,她并没有打算回家。

  派出所民警终于“哄”得女孩开了口

  眼看着已经快12点20分了,221路末班车发车时间快到了,涂殷尹要准备出车了。

  可眼前这个满肚子委屈而又绝强的女孩,又让他放心不下,想了想,涂殷尹借口去休息室倒水喝,拨打了报警电话。

  很快,民警马骏赶到了艮山门东站,把女孩带到了所里,因为后续还有警情,同事陈俊毅先来做女孩的思想工作。

  开局不顺。不管陈俊毅说什么,小姑娘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小姑娘,你手机带了么?”这个提问,算是打开了一个口子,小姑娘终于开口了。

  “被砸了。”

  “被谁砸了?”

  “爸爸。”

  “小姑娘,你别把我当警察叔叔,就当我是个大哥哥,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陈俊毅打开抽屉,拿出了几颗奶糖递给小姑娘,小姑娘犹豫了一下,接过去吃了起来。

  小姑娘慢慢对陈俊毅放下了戒备心,开口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陈俊毅问姑娘父亲的联系方式时,她背不出来手机号码,也不知道父亲的出生年月和身份证号码,只能报出来父亲的名字,老家是在江西。

  根据这些信息,陈俊毅进行了一番筛选,终于找到了小姑娘的父亲,并联系上了父母二人。

  网友目睹经过,称“杭州很温暖”

  陈俊毅了解到,小姑娘的父母是做海鲜生意的,经常晚上10点左右回到家,第二天凌晨3点钟又得起来去进货,当天晚上父亲10点左右到家后,看到女儿还在玩手机游戏,就发了脾气,把手机给砸了。

  陈俊毅回身坐下,“你知不知道你爸妈一直在找你,妈妈更是边哭边找。”

  “不知道。”小姑娘说完,眼眶开始泛红。

  “爸爸是做什么的?”陈俊毅“明知故问”。

  “是卖贝壳的。”

  “平时很辛苦吧?”

  “嗯。”

  “爸妈辛辛苦苦赚钱,是希望给你有好的生活,你快中考了,爸妈担心玩手机影响你学业,出发点是好的,可能方式方法不对,但你也要理解爸爸妈妈。”陈俊毅继续说道,“其实你爸爸砸完手机之后就后悔了,立刻出门给你买了新的手机,这你也不知道吧。”

  小姑娘没能忍住,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小姑娘的母亲从城西赶到潮鸣派出所时,已是5月12日凌晨两点多,见到女儿平安无事,母亲连连向民警致谢,也没有再责备女儿。

  而发生在终点站的这一幕,恰好被在艮山门东站乘坐221路的网友“抽风中的葵花”目睹,“真是多亏了这个负责的司机,如果真让孩子自己一个人半夜回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杭州很温暖。”

  1978年出生的涂殷尹,早在2004年就已经进入杭州公交。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任何一名公交司机在晚上遇到这么一个小姑娘,肯定不会就这么让她下车的。“我也是一个10岁孩子的父亲,作为父母,我也希望小女孩的父母今后在教育方式能注意下,虽然那肯定是气话,但父母的一句‘气话’对孩子的心理上会有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