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5·12”国际护士节,100多年来,现代护理学科的创始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勇于献身”的人道主义精神鼓舞着一代代白衣天使在岗位中默默奉献。

  近日,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病房里,传出了一则“南丁格尔”的故事——

  这是一通告别电话。

  电话那头是患者家属全先生:“护士长,我父亲走了,很安详!他让我务必要来向您道别和感谢,他说他是体面地离开了……”

  电话这头接听的是骨二科护士长孙晓芬,接到电话时她正在门诊,早有心理准备的她依然落下了眼泪。

  全先生常年在上海经商。不久前,他的父亲因为晚期肿瘤死亡。而在父亲去世后,全先生第一时间联系了孙护士长。

  全先生说,因为肺癌骨转移致父亲下肢瘫痪,父母两人住在杭州一直是由保姆照看。长期卧床使得父亲全身多处出现压疮,在父亲的最后日子里,虽然被病痛折磨的厉害,但父亲仍有个心愿,就是治愈压疮,能够干干净净的离开。几经辗转,一家人找到了孙晓芬的伤口护理专科门诊。

  只想配点药膏

  却被护士长跟着病人回家

  孙晓芬的伤口护理专科门诊,在杭州地区小有名气。2010年成立至今,已经是一支技术过硬,充满朝气的伤口管理专科护理队伍,包括了3名伤口专科护士,1名国际伤口治疗师。8年来,伤口护理门诊每天接诊超过30多个,治愈率达到了90%以上。

  孙晓芬回忆说,去年底,全老先生在家人的陪伴下,坐着轮椅找到她。当时他下身瘫痪已经有半年了,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穿着打理也很讲究,但却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经过检查,孙晓芬发现全老先生尾骶部,有直径接近10公分大的创面;两侧髋部的创面还流着脓水;左脚跟还有个重度烫伤伤口……这样的伤口有五处。

  “那时候几个伤口都感染化脓了,情况还是蛮严重的,当即我就要求他住院治疗。但是,老人很固执,坚持说有保姆照顾了,只想配点药膏回家擦擦。”

  有着多年护理的经验孙晓芬判断,只凭些药物涂抹,是不能解决老人溃烂的伤口;而且,家中的护理可能并不专业,她猜测全老先生左脚跟的重度烫伤就可能是热水袋捂脚导致的。虽然孙晓芬苦口婆心劝解,但全老先生依然没有答应住院。

  于是,放心不下的孙晓芬主动提出了:上门护理。就这样,一周二次,孙晓芬和她的小伙伴轮流为全老上门换药。

  翻开孙晓芬微信朋友圈,上面多数好友是需要上门护理的病人。她说,现在她和另外两个专科护士几乎每天下班都有任务,而且全都是“免费出诊”。刚开专科门诊的时候,因为一次养老院的义诊,她发现有那里许多老人患上压疮,也缺少专业护理,于是她就一周去一趟养老院,给老人们换药,也教护工一些护理技巧。上门“出诊”的习惯便延续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