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一位“书画神医”登上了“杭州工匠”的领奖台,他叫张孝宅,一手修复古画的神技赢得人们赞叹的同时,也揭开了古书画修复界里不为人知的工匠故事。 

  年逾七旬的张孝宅,无疑是杭州古书画修复圈的顶尖高手之一。56年修复生涯里,他完成修复的书画遍及唐宋元明清历代,早已难计其数,从一墨千金的光绪皇帝御书《波靖南溟》,到“明四家”文徵明《书法长卷》、唐寅《仕女图》……国内国外的多位博物馆馆长、画家和收藏家,都曾慕名专程来到杭州,请他修复名贵书画。

明代董其昌《山水图》修复前与修复后对比明代董其昌《山水图》修复前与修复后对比

  复原傅抱石名作拍出两个多亿

  “医画是一场精细而漫长的手术”

  1998年,一位藏家找到张孝宅让他修复一件罕见的傅抱石巨幅水墨画《云中君和大司命》。这幅作品因保存不慎被浸淤在冷库的积水中,画面上严重变质、黑霉连积成堆,就连香港的装裱师也对此束手无策。

  张孝宅接下了这项修复任务,凭借其精湛的手艺,画作恢复如初。就在2016年,这幅画作在北京保利拍场中,以2.3亿元的成交价轰动艺坛。张孝宅成为让这幅巨作“起死回生”的最大幕后功臣之一。

在张孝宅夫妇修复傅抱石水墨画卷《云中君和大司命》前,2016年该画作在拍场以2.3亿元成交在张孝宅夫妇修复傅抱石水墨画卷《云中君和大司命》前,2016年该画作在拍场以2.3亿元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