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大如猫的老鼠在厂房里四处游走,一窝窝小老鼠在纸箱里安了家,手工绣品时不时被咬得破碎不堪,办公桌上、沙发上、墙面上到处是老鼠留下的痕迹……这不是在拍什么《鼠疫》电影,而是真实地发生在蔡女士所租用的工业园内。

  为此,过去的一年多里,蔡女士带着仓库管理人员在这里上演了一场场“人鼠大战”:角落里放满粘鼠贴围堵老鼠,用老鼠笼捕鼠,连高科技的超声波驱鼠器也用上了,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老鼠依旧大摇大摆地穿堂而过,神出鬼没地令人头疼。

  5月8日,饱受鼠患困扰的蔡女士终于忍无可忍地将仓库搬离了杭州的这个工业园。

人鼠大战数回合,惊悚指数爆棚人鼠大战数回合,惊悚指数爆棚

  蔡女士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负责人,经营地毯、坐垫等手工绣品。2016年11月,她在杭州一家工业园内租下了一间267平方大的厂房作为仓库。令她万万想不到的是,这竟是人鼠大战的开始。

  “去年1月,还是白天,我在理货的时候,就在厂房里看到了一只很大的老鼠,比一只小猫小不了多少。”蔡女士说,自己经营的手工绣品价值都不低,很怕被老鼠咬,她立马花了几百元,买来了老鼠笼、老鼠夹以及两个电子驱鼠器。结果,老鼠夹捉不到,驱鼠器也没什么效果,“大老鼠倒是跑进过笼里,里面的食物都被吃没了,但它力气太大了,自己顶开盖子跑了。”就这样,第一回合,人类完败。

  “起初就看到这一只,也没觉得很严重,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老鼠越来越多了。”仓库管理员小方说,自己取货时,时不时就会看到老鼠跑出来,一些产品也已经被咬坏,尤其是放在靠墙或靠角落货架上的。令她更害怕的是,老鼠已经在这里筑起了窝,“它们把产品里的棉花都咬了出来,堆在一起,纸箱里、沙发上、床板底下都有,我发现的就有两三个窝。”

  “我们向园区物业人员反映,但他们既没帮我们灭鼠,也没提供什么好办法。”蔡女士说。他们只好自己想方设法狙击老鼠,开始在仓库里放粘鼠板,在各种角落里放了10多个,可老鼠却只增不减。

  “它们繁衍得太快了,办公桌、沙发、各种产品上都是老鼠留下的痕迹,老鼠屎尿、老鼠毛到处都是,空气中也弥漫着老鼠的味道。”小方说,自己本来就害怕老鼠,后来,她每次去取货都要鼓足勇气才行,看到老鼠出来了,她也不敢捉,“感觉整天都是和老鼠坐在一起,都想辞职了。”

  但这还不是最惊悚的。今年4月的一天,当小方做足了心理准备,打开两个纸箱时,却仍被吓得落荒而逃,“里面竟然有两窝刚出生的小老鼠,一窝就有十只左右,我都不敢看。”小方说,当时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后来还是负责物流的同事来帮忙处理掉的。

  于是,这场灭鼠大战以惊吓指数爆棚的画面终结了。老鼠夹、老鼠笼、粘鼠板和驱鼠器等五花八门的工具多管齐下,忙活了一年多,最终,他们的战绩却只有三只小老鼠。

无奈搬离留下“一地鸡毛”,这些鼠辈为何这么“偏爱”这里无奈搬离留下“一地鸡毛”,这些鼠辈为何这么“偏爱”这里

  事后,不厌其烦的蔡女士再次向园区物业人员反映情况,并表达了退租的意愿。“我们原本签了三年的合同,2019年到期,但老鼠实在太多了,人受不了,产品损失也不少。”蔡女士说,自己放在仓库里的货值100万左右,粗略统计,已经造成了一万多的损失,包括被老鼠咬坏的地毯、坐垫、凳子,还有被老鼠屎尿污染损毁的。

  5月3日,蔡女士正式向园区要求退租,对方的答复却让她有些生气,“负责人说工业园有老鼠很正常,不能成为退租理由,还要扣掉我5月份的租金。”蔡女士认为,灭鼠行动本来是园区应该承担的,但全程都是自己公司的员工孤军奋战。现在造成这样的后果,自己也准备搬离了,但园区也应该承担一定责任。

  对此,钱报记者联系上了该工业园负责人金总。金总表示,物业部门每年都有开展园区的灭四害行动,包括季节性喷洒老鼠药,也曾请过专业公司进行灭鼠,每年投入达两三万元,但效果如何是无法受人控制的。他承认,有个别租户反映厂房内存在老鼠,但都没有蔡女士说得那么严重,“针对她说的情况,我们已经在她的厂房周边增加老鼠药和粘鼠板,也向她提出了一些合理建议。但厂房内部的环境卫生是由租户自己负责的,我们的管理范围只是公共区域。”至于扣除当月租金,在金总看来,这已经是通情达理的处理方式,“以鼠患为由是非正常退租,她已经违反了合约。”

  那么,蔡女士厂房内的老鼠为何如此猖狂?金总说,“这是季节性的现象,像三四月份可能繁殖得多一些;另外,我们周边有垃圾场、河道和不少矮树,可能容易滋生虫鼠。”

  钱报记者也就此事咨询了相关领域的专家孔先生。孔先生说,老鼠确实存在春季繁殖期,三四月份也正是全市开展灭鼠集中行动的重点时间。而垃圾场、河道等确实是老鼠栖息活动的有力因素,“它们的生活,一方面需要有隐蔽的场所,另一方面需要有食物来源和水源,满足了这两个条件,就很容易定居下来。”孔先生表示,毒杀老鼠是防治老鼠环节中最迫于无奈的一种做法,而环境整治才是灭鼠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