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发出邀请,一起来打牌啊,输了归对方,赢了你拿走。15岁的小亮(化名)欣然前往。牌局放在高档酒店的包房里,一进门,赫然几个纹身男,但这时候已经进退两难了。

  日前,杭州余杭区检察院以涉嫌赌博罪批捕了四位嫌疑人。和以往的赌博案不同,他们专门诱骗未成年学生参赌,而不少家长拿到大数额的欠条看到孩子身后的这帮混混,往往也选择忍气吞声。

  这样的案子让父母好心焦。

朋友邀请去打牌,现场惊现“纹身男”朋友邀请去打牌,现场惊现“纹身男”

  2017年8月19日上午,15岁的小亮(化名)正在家中玩电脑,这时上线的聊天软件多次跳动,他打开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同学徐某约自己出去打牌。小亮刚开始有些犹豫,徐某便答应只要小亮去打牌,输了钱算他的,赢了钱算小亮的。当天晚上7点,小亮应约来到了一知名酒店10楼的一个房间内。

  一进入房间,小亮就觉得不对劲,里面沙发上坐着一人在玩手机,看上去30多岁,身材高大壮硕,身上还有纹身,大家都叫他“吴总”。除他之外,另外还有五六个纹身男子站在旁边,小亮想跑又怕被打,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小亮,你怎么才来啊,他们三人等你打牌很久了!”看小亮进来,徐某笑着过来招呼他,并把他介绍给同样来赌博的其余三名学生。之后,小亮和其他三人被带上赌桌,背后有人让他们交出手机,声称打牌不能分心。

没关系的,对方声称“没钱也能赌博”没关系的,对方声称“没钱也能赌博”

  “我没钱啊,怎么玩牌啊?你就放我走吧!”小亮站起来偷偷和徐某说。“他们都很好骗的,你一会儿准赢钱,而且你这个时候要走,吴总肯定不会答应的!”徐某指指坐在沙发上的吴某。

  “你不用担心钱,‘东哥’会借钱给你们玩的,只要付一点点利息就好了。”徐某“安慰”小亮。这时,站在吴总身边的东哥走了过来,告诉小亮和其他三人没钱的话可以问他借钱玩,每次可以借2000元,只要付100元利息就行,之后小亮就问东哥拿了1900元的现金。

  拿到钱后,桌上的四人就开始赌“牛牛”了,每人身后都站着一个帮他们管钱的人。

  第一把玩“牛牛”,小亮有些不知所措,身边管钱的人就问他押多少,小亮心虚地说100,对方就把钱押了上去,这把小亮赢了200元,身边管钱的人就从200元里抽了10%即20元给吴总,而输的人则不需要出这个钱。后来他才知道,每一把“牛牛” 赢钱的人,都需要付10%的抽头费给吴总,如果其中一把赢得特别多了,周围的人还会要求分红。每次赌资不够了,东哥便会继续借给他们,要多少有多少,直到赌博结束……

  被逼写下“巨额”欠条

  每场“牛牛”或“小九”下来,吴某他们最少能抽8000元左右,多的时候1-2万也有可能,发完徐某等人的工资后,剩余的钱都由吴某拿走。而桌上赌的四人身边却几乎没有什么钱了,大部分的钱都是被抽头抽走了,同时还欠下了不少赌债。

  那天,等小亮准备离开的时候,吴总便让小亮写一张2万元的欠条给他,因为他问东哥借了2万元。小亮当时就懵了,作为一个学生,2万元对他来说是笔巨款,父母平时就给他一两百元的零用钱,哪够还债?但是借了钱不写欠条就想离开根本不可能。

  小亮只能按照吴总的要求写了一张2万元的欠条给他,欠条内容都有基本的格式,内容大致是: “××今日向(空白)借了×万元整,×年×月×日内归还,逾期将偿还每日百分之二十四的利息。”

  以“债”要挟“发展”赌友

  8月20日下午,徐某就打电话给小亮让他还钱。小亮实在没办法,只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妈妈。考虑到对方都有“混社会”的经历,也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小亮妈妈跟徐某在电话里协商好还给对方1万元,并在当天就把钱打了过去。事后,小亮妈妈要求儿子再也不要和徐某有往来。

  没想到第二天,徐某再次打来电话,要求小亮再去场子里面赌博,不去的话,剩下欠的钱还要收一天200元的利息。小亮很气愤也不同意再去。“你不来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叫上你的同学来赌场赌博,能保证赌场正常运行就可以了。不然,我们还会来找你要回剩余的钱。”徐某对小亮说。迫于无奈的小亮只能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母子决定向公安机关报案。之后,公安机关经立案侦查将吴某、徐某等四人抓获归案。

  2018年3月初,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后,余杭区检察院未成年人办案组立刻讯问了犯罪嫌疑人,并听取了被害学生及家属的意见,研究被害学生参与赌博的共性问题,并对部分被害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和普法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