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你的语文是音乐老师教的?

  现在如果真有人这么问

  这所学校的学生们真的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我们的刀法是跟门卫大爷学的!”

  在衢州学院,门卫大爷潘夏皓因为一门好手艺,被学校聘为老师。

  今年62岁的潘夏皓在衢州学院行政楼的传达室工作,这里既是他的办公室,也是他的创作室,里面珍藏着他最最喜爱的宝贝,那就是一件件蛋雕作品,轻易不会拿给别人看。

  老潘对美工活一直都有兴趣,以前喜爱刻印,2005年,老潘从媒体上看到了蛋雕的介绍,自己也想尝试下,随便刻了几个玩玩,结果这一刻,他就成了衢州蛋雕的民间工艺大师。

  2008年,老潘来到衢州学院当门卫,他每天要上下巡视行政楼,负责大门的开关,晚上住在楼里。他觉得这样有时间搞业余爱好,也就是蛋雕。

  蛋雕的原材料很简单,就是各种蛋壳,工具则以刻刀、微钻等为主,没有现成的工具,老潘就利用简单的材料自己手工攒制了各种应用工具,比如用针筒来抽出蛋黄蛋清,用牙医用的磨牙机来磨蛋。

  一件物品真正的价值并不在于材质本身,而在于人们赋予在上面的智慧和创造力。虽然原材料成本低廉,但蛋雕作品的制作,却需要耗费大量的心力。

刀很小,刀法就要更精妙,在0.2毫米的蛋壳上削去0.1毫米,就像练轻功。刀很小,刀法就要更精妙,在0.2毫米的蛋壳上削去0.1毫米,就像练轻功。

  老潘也有失手的时候,稍不留神就会刻破。不过老潘舍不得扔掉,把它们都留了下来,“看,这一个都快完工了,收尾时力道没控制好,就破了。”老潘心疼地说。

  因为蛋雕,蛋壳需求很大。除了普通的鸡蛋,老潘还从各地订购鸵鸟蛋和鸸鹋蛋等稀有蛋壳。现在,四五平米的传达室里,一眼看过去,桌子、架子上几乎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蛋,鸡蛋、鹅蛋、鹌鹑蛋、鸵鸟蛋……大大小小,形态各异。不管是人物刻画、动物神态还是山水风光,老潘的蛋雕作品都令人赏心悦目。

  “学校里有一个会蛋雕的潘叔。”老潘的名声在学生的口口相传中变得越来越大,学校老师才知道他们身边还隐藏着这样一位大神,而慕名来找他学做蛋雕的学生也越来越多。

  老潘的一门好手艺和负责的素质,就这样被学校盯上了,2013年,经学校老师提议,老潘教学生蛋雕。2017年,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首届大学生艺术作品巡展上,他们刻的《赤子之心——中国梦》获得一等奖。今年3月,他们团队还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捣蛋部队”,在这个工作室里,他将带着30多人的团队,跟着潘叔学蛋雕。

  如今,蛋雕不仅是老潘的兴趣还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他也希望能将蛋雕艺术推广出去,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蛋雕、喜爱蛋雕。

  “一蛋一人生,一壳一世界。”老潘就是这样一位把感兴趣的蛋雕手艺做到极致的门卫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