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三辆法院警车,中间夹着一辆奔驰轿车,突然,一辆别克商务车强行插进车队,一个急刹,生生逼停了奔驰。这样的场景发生在高速上,不是动作片,而是杭州江干法院去南京执行某案件扣押车辆时发生的事情。奔驰正是被执行的车辆,而别克的举动是阻碍执行。

  “拒不执行”嚣张到这个地步令人吃惊,今天(5月7日),当时逼停警车的人统统站在杭州江干法院的被告席上,当最后法官判决,“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成立”,四个被告分别被判两年十个月到两年有期徒刑。

  从拒执罪的量刑来说,这个判决不轻,听到宣判的那一刻,旁听席上被告的几位女家属都不自禁地“啊”出了声,有个中年阿姨直接哭了出来。

  其实,案件的缘由很简单,奔驰车是陈某、郝某夫妇的,是按揭购买的,但是两人逾期没有归还车辆按揭款,被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起诉到江干法院。

  2017年11月,该案执行立案,江干法院执行庭长张帆经过实际调查,发现被执行人陈某、郝某名下只有那辆浙A牌照的奔驰车是借款抵押物,于是对车子进行了查封。

  车子虽然被查封了,但实际上法院一直没有扣押到位,陈某将车多次抵押,不断转移。最后,法院根据安装在车辆的GPS才定位到车辆在江苏省南京市宁南泰龙家园一别墅院内。

  2017年11月8日晚,执行法官张帆、执行干警徐剑、冯晓勇一起赶赴南京。

  这时候实际控制奔驰车的是张某,张某说他是从别人手里以14万元的价格买来的。张某即今天的第一被告。

  张某不愿意交出车辆,在他承诺不会转移奔驰车的前提下,执行干警与张某约定,次日处理。

  没想到,当天晚上,张某就叫了几个车行的小兄弟,一起把车转移到了另一处修车铺。第二天,等到法院干警再度找到车辆时,奔驰的发动机号已经被打磨掉了,正在准备进一步改装。

  江干法院的执行干警对车子进行现场扣押,并张贴法院封条,将相关扣押材料留置于维修中心后,执行干警将奔驰车开离修理厂。

  这时南京法院也派出了两辆警车决定护送一程。

  没想到,车队上了南京绕城高速杭州方向时,意外还是发生了。一辆银灰色别克商务车先是尾随车队,之后一直紧逼被扣押的奔驰车。后来干脆一个大方向直接横插到警车和扣押车中间,然后一个急刹。奔驰车被逼停,后位的警车躲闪不及追尾。

  别克车上下来3个气势汹汹的大块头,连声质问执行法官为何扣车。

  后来,三名闹事者都被带回法院。

  这次高速逼停,造成警车车损9000多元,还造成了当地高速发生了半个多小时的拥堵,被堵车辆延绵3公里。

  拒执嚣张到这个程度令人震惊,浙江省高院有领导批示这是“对诚信和法治的公然挑衅”。

  今天宣判的四个人当中,一个是指使人张某,另外3个就是别克商务上的大块头们,原本都是汽车修理厂的工人。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指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行为。但必须达到情节严重,才能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情节严重”包括: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担保人或者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或者转让已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的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协助执行义务人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被执行人、担保人、协助执行义务人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通谋,利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权妨害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